分卷(3)

    江俞向来不是什么矫情之人,他这句感谢是发自肺腑。

    他打心底里感谢现在所有肯在他有困难时相信、帮助他的人。

    门外的霍言泽脚步一顿,面无表情把钥匙挂在了虚掩的门把上,低垂着眼眸转身向楼下走去。

    看着霍言泽两个人上去一个人下来,身为队长,迟少衍义正言辞地凑了上去八卦道:霍少这么有爱心还帮忙搬东西了?我们老同学住的可还习惯?

    霍言泽墨眸微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到这,迟少衍无辜地抖了抖肩膀:哪能这么快啊,酒吧这件事警方那边查的差不多了,应该是有人误报诱导,具体的举报人我还在调查。

    霍言泽点了点头,继续追问道:什么时候出官方公告?公告等二次核实后会立刻公布,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关心你的酒吧能否营业还是更关心我们老同学被冤枉呢?

    看着迟少衍一脸坏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霍言泽不动声色地躲开,语气仍旧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有这闲心思不如多想想我们打野人选。

    提到这个,迟少衍总算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脾性,脸上多了几分认真:走吧,二楼开会。全队都等你了,目前有个合适的人选。

    等会议结束已经快到十点,蔡经理忍不住大笔一挥伸了个懒腰放松,虽然打野暂时敲定,但却瞥见霍言泽仍有些心不在焉,他才突然想起什么:Fox,见到那个演员了吗?

    话音刚落,霍言泽随手向口袋里装了个东西,径直起身:嗯,先走了。

    看着男人大步离去身影的方向好像不是训练室,小辅助熊熊好奇地凑到了迟队长旁边:Fox今天晚上竟然不给自己加训?稀奇啊,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也是人类需要睡眠了吗?

    迟少衍抖了抖肩,一摸口袋突地感觉好像空了些许。想起刚刚霍言泽的动作,他才瞬间恍然大悟,偷偷带进俱乐部的中华竟然被他刚刚不动声色地又顺走了!

    迟少衍愤愤地咬牙切齿了半秒:新的赛季,希望他更有人性一点。

    这种情况熊熊早已司空见惯,拍了拍他的肩膀敷衍地安慰后,才安心继续八卦:那个演员安排住到哪里了?听说前几天刚被关了警察局,有点吓人啊。

    提到这个,迟少衍微微扬眉,意味深长地一笑:安排住哪里,不都全凭霍少一句话。

    熊熊十分不解:哎?不应该蔡经理安排吗?

    虽然吊足了他的胃口,迟少衍却没有再多说,神秘一笑:你猜。

    下一秒,楼上嘭的传来关门声,格外响亮。

    原本哼着歌,快乐冲去一天疲惫出来的江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呆若木鸡地看着慵懒靠在门口换鞋,熟悉过头的身影,淋浴时想好的和舍友打招呼的一百种方式全忘了个干净。

    霍言泽怎么在这里换鞋!?

    不对,这里怎么会有霍言泽的鞋!?

    职业选手也住双人间?!

    空气仿佛静止般,江俞因为刚洗过澡的原因头发软趴趴的还在滴水,水珠沿着他的脸颊滑过在锁骨处打了个旋,最后不甘心的落在了浴巾上。

    他微微低头,正犹豫着怎么开口。可下一秒,他突地瞪大眼睛瞥见自己手上刚洗好的红内裤,倒吸了一口凉气,条件反射赶忙藏在了身后。

    霍言泽漫不经心地靠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打量着他一系列的小动作,眸子微挑,却也没开口。

    半响,江俞准备默念你没看到你没看到,然后硬着头皮跳过互相寒暄这段尴尬的让人扣除三层别墅开场白,光速溜向阳台时,男人竟然先主动开口,冰冷的口吻中藏不住调侃的笑意。

    啧,本命年?

    第四章

    看着江俞红着脸半天就小声憋出了个不是,霍言泽也没说什么,在身上随意搭了间浴巾,心情很好的向浴室走去。

    听着里面的水声响起,江俞才缓过神,懊恼地闭上了眼,飞速冲向阳台把这烫手的内裤晾在了最角落处。

    丢死人了。

    江俞慢吞吞的吹完头发后半靠在了床上,心不在焉地翻看着剧本,注意力却不知为什么,总不自觉地被水声吸引。

    半响,浴室中的水声终于停下,江俞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手机,脸上原本已经散去的红晕有再复原的趋势。却见男人目不斜视的从自己面前越过,并没有要搭话的架势。

    江俞心中暗自庆幸松了口气,可看到床边的台灯后,他微微皱眉,从昏暗的灯光和难搞的室友两者中间眼神徘徊了无数次。

    正当他轻咬下唇,犹豫如何开口时,却瞥见了自己床头边的吹风机,他的眼睛登时一亮。

    江俞拿起东西放在两人中间的床头柜上,向还在用毛巾乱擦头发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推了推,有些殷勤的眼睛亮了亮:你要吹风机吗?快一些。

    霍言泽抬眼,深邃的眼眸和他对视了半响,江俞忍不住心里激灵了一下。正当他以为会被拒绝时,男人轻点了点头,沉声道:好。

    江俞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立马趁热打铁:那个...你介意晚上我睡觉开一个小台灯吗?不开的话我有些睡不着。

    不介意,你平时几点睡?

    江俞一愣,没想到霍言泽爽快地应下后竟还会继续和他闲聊,似乎这个男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

    为了给自己的新舍友留下好印象,江俞犹豫再三,一脸真诚地胡说八道:晚上十点准时睡觉,平时不喜欢熬夜,健康养生。

    哦。霍言泽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墙上已经将近十点的钟表,自觉地拿着吹风机,微微抿唇,接下逐客令向外走去。

    江俞看他开门的动作有些错愕,赶忙阻拦道:不..不是那个意思,你在这吹就行,不碍事。

    没事,我还要训练。

    没给他机会在开口,霍言泽干脆利落地关上了大灯,重重地带上了门。

    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再说,江俞只能僵笑着砸吧了下嘴,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半响,他调亮了有些昏暗的床头灯后,继续才拿起剧本继续看了起来。

    钟表的指针刚到八点,江俞直接被肚子的抗议叫醒,他迷迷糊糊揉了揉自己的睡眼,虽然和霍言泽信誓旦旦说自己从不熬夜,可昨晚还是看新剧本直到将近一点才睡。

    他扭过头看着昨晚不知道训练到什么时候回来的原型男主,心情有些复杂。

    十八岁独自离家,一年的时间在电竞圈夺下冠军站稳脚跟,第二年拿下世界冠军MVP,连夺三冠。就算再有天赋,可这需要多少个半夜时光锻炼堆叠才能造就这样的实力呢?

    江俞突然肃然起敬,单手撑着头仔细观察着正睡觉的三冠王。似乎只有在睡觉的时候男人才会收敛他那份抗拒别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眉目中多了几分柔和平静,左耳的钻石耳钉在床头灯的反射下显的格外闪烁。

    江俞轻摸了摸自己莫名有些发烫的耳朵,开始思考打耳洞变型男的必要性。

    坐了半响,整个人醒了醒神,江俞关上床头小灯,轻手轻脚的向洗手间走去。

    洗漱完毕,江俞轻打开房门,浓郁的早餐香味扑鼻袭来,他闻着味朝厨房下楼小跑过去,见里面的阿姨带着围裙还在忙碌。毕竟第一次见面,他不动声色地掩下自己的馋虫相,露出了最标准的乖巧微笑:阿姨,早上好。

    李阿姨闻声转过身来,虽然早已听说俱乐部新来了个演员最近一起入伙吃饭,却没想到来人竟是挂在热搜三天没下去的帅小伙。

    5G冲浪的李阿姨担忧的看着他眼下的黑眼圈,不由得和网上那些吸毒的流言蜚语联系在了一起,忍不住苦口婆心的多劝了几句:你好你好,小伙子你别怪阿姨多嘴啊年纪轻轻一定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啊。

    江俞的笑容黯淡了几分,但毕竟以后同一屋檐下,他有些无奈还是主动开口解释了一番:不是阿姨,我只是那天和朋友去喝酒,警察查案把所有人带过去做了笔录,我发誓我真的没参与!

    看他举着手信誓旦旦的模样十分真诚,李阿姨轻拍了拍他的肩,重重地点了点头:阿姨相信你,之前阿姨可是看过你的电影,知之导演的《日玄坤》!

    阿姨,你叫我小江就好。虽然嘴上礼貌地说着,江俞的眼神却早已飘到了一旁的火腿三明治上,偷偷地咽了下口水。

    激动的李阿姨并没有接收到这个信号,还在一旁自顾自地八卦道:对了,听说女一号真的和钟影帝在一起了是吗?可我前几天看报道说女一和莫成旭吃饭被拍了,难道是钟影帝被绿了吗!

    江俞僵笑着眼神有些闪躲,每次遇到这种问题隐隐有些头疼,自从当了演员后,似乎周围的每个人都以为他掌握了整个娱乐圈的八卦命脉,大大小小的八卦总回来找他求证。

    虽然这个他清楚,但私议别人的私事毕竟是不好的。

    正当踌躇地干笑着准备如何委婉开口拒绝时,自己紧盯的盘子被人突地抽走。

    李阿姨有些惊讶:啊,小霍醒啦,今天这么早有活动吗?

    没,谢谢阿姨。霍言泽拿到盘子后没动,不经意的向江俞递了个眼神,似乎在这里站着等他一样。

    江俞瞬间恍然大悟,赶忙学着他的模样拿了一盘,迅速脚底抹油:阿姨我们先过去啦。

    李阿姨:好嘞,不够再过来拿,今天做了很多!

    等坐到位置上,霍言泽把盘子随意放在面前整个人向后一靠,脸上还是藏不住的倦意,整个人不断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完全不是正常来吃早餐的架势。

    江俞的心咯噔了一下。

    不会是我把他吵醒的了吧?

    江俞优雅地啃了一小口,正犹豫怎么开口打破冰封般的氛围时,霍言泽微微抬眼,声音因为刚睡醒,低沉的嗓音中有着说不出的沙哑:不想说的可以拒绝,善良过头不是什么好事。

    江俞微微一愣,突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刚刚自己不好意思拒绝李阿姨这件事,无所谓地笑了笑,暗自松了口气,语气也不自觉地轻快了起来:你...不吃吗?

    霍言泽曲着手指轻揉了揉太阳穴,微微阖眼:太早,没什么胃口。

    江俞懵懂地点了点头,有些好奇:那你起来干什么?

    ... 霍言泽的手指微顿,没答。

    江俞和高中时一样,很快习惯了他的冷淡也逐渐放松下来,开始慢条斯理地享受早餐。可等吃完后,他的眼睛不自觉地盯着男人面前没动的那盘轻舔了舔唇。

    ...霍言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曲着手指向他那边推了推。

    谢谢。看着眼前的美味送货上门哪还有退过去的道理,江俞也不客气的继续开动。

    看着眼前人将两个三明治全部下肚后,霍言泽才先一步离开了餐桌向训练室走去。江俞满足地擦了擦嘴,看了眼训练室开始操作的某人,垂眸不知想了些什么,起身向厨房走去。

    训练室

    起的过早再加上第一局上来蓝Buff被人抢,霍言泽有些烦躁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打火机晃了下还是放回了口袋中,没点燃。

    突地,他似乎听到了有人慢吞吞的脚步声向自己走过来。下一秒,手边传来一阵温热:蜂蜜水,喝了之后会提升早上的胃口的。

    霍言泽手上的操作没停,眼神却不动声色的向旁边瞥了眼,眼尾微挑:谢谢。

    江俞放下杯子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好奇地看着霍言泽页面上的飞速切屏和细节步兵,有些惊讶:你早上就开始训练吗?

    霍言泽趁回城把嘴上叼着烟放到了桌上,向里面弹了弹,微微抿唇:不是,随便打打保持手感。

    身为黄金段边缘的江俞正准备趁着体验生活期间偷学一手上分技巧,可看了一会霍言泽在查看各个视角是都会飞速切屏,刚吃完饭的他隐隐感觉有些不适,微微皱眉:切这么快你能看到什么?不会晕吗?

    霍言泽的嘴角微微上扬,手上动作特意切的更快,原本心中烦躁随之少了些许:...不会。

    江俞:哦。

    看见旁边的人似乎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霍言泽微微侧头,眸子微挑:想玩?

    江俞脸上的笑容僵住,想到自己三个赛季上不去黄金三的大号,哪敢在大神面前班门弄斧?

    生怕自己0/13/0的亚索历史战绩会被嘲笑,江俞果断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高冷拒绝:不,我才不玩。

    可到了晚上十二点,江俞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合上了《演员创造角色》的最后一页,轻活动了下脖子正准备看会剧本睡觉,手机突然弹出自己昨天在猛狗TV订阅直播号的开播提醒。

    系统提示:您订阅的GM.Fox正在开播。

    江俞瞬间来了精神,为了进一步了解自己角色原型,他盘起小腿兴冲冲地点了进去。

    开屏弹幕虽然是五颜六色的字体可统一内容的全是老公两个字,这让没怎么看过电竞直播的江俞忍不住啧的感叹了一下。

    明明是电竞圈看实力的直播,硬生生被霍言泽的颜值搞成了娱乐圈。

    但不得不承认他也确实有这个实力。

    似乎高中时代,他就一直是人群中的聚焦点。

    江俞单手撑着下巴,仔细打量着对着摄像头面无表情的男人。他似乎刚打完训练赛有些疲惫,轻揉着太阳穴,淡淡的走个形式打招呼后,直接开了一局,完全不顾旁边旁边叽叽喳喳半天要和他双排的辅助熊熊。

    因为单排的原因再加上这个赛季对AD的太不友好,霍言泽优选了中单位,秒锁了妖姬。

    虽然身为一个黄金段位的选手,但江俞对妖姬还是十分了解的,高爆发单线刺客型英雄十分适合去中下支援,所以肯定要注意常切换视角找准支援状态。

    可整局下来,霍言泽哪有早上让人想吐的飞速切屏!

    全程正经个不行!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胜利两个字,妖姬还在泉水旁边若有若无的亮了图标,江俞恶狠狠的咬了下后槽牙,他现在百分之二百怀疑这人白天飞快切屏就是故意的!

    一局下来后,一旁蹲点准备蹭分的熊熊看准机会,看他刚结束就眼疾手快的飞速加入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