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恩?

    夏悦犹豫片刻,还是同意了请求。

    【密聊】随意起:你们往右边走几步。

    夏悦抬头,看到了三水乘二同样茫然疑惑的眼神,心中了然,看来她们两人都加了他好友。

    她不怕随意起对她们有什么坏心思,他等级上远远超过俩人之和,装备什么的更不用说,她们就是小萌新,身上没有能让他觊觎的。所以她们避开人群,往右边的树林走了几步。

    刚走到一棵树下,树上探出一个脑袋,还往她们身后看了看有没有其他人,随后跳了下来。

    正是刚才走远的随意起,不知何时又绕了回来!

    随意起摸摸后脑勺说:“那个,刚才谢谢你给我的提醒,不然我可能会着了道!”

    夏悦:“不用谢,我还要谢谢你把他们赶走,不然今天我就练不了级了。”

    随意起:“这个也是他们先惹到我了,不然我才不管这事!”

    夏悦轻起眉梢:“是吗?那我怎么看到某个人是故意撞上去的呢?”

    两人对视,一时间箭拔弩张,气氛凝重得很。

    一声大笑从随意起的口中而出。

    夏悦也跟着弯了弯嘴角。

    随意起:“原来你看见了啊,还好你是我这边的,不然……”

    这个“不然”后的意思,在场人都能明白。

    三水乘二:……只有我不明白吗?

    只是夏悦有一点不解,“你是正好撞见的,还是……一直跟着?”所以才那么及时的“倒霉”被打。

    “一直跟着?他们还不值得我浪费时间。我刚刷完副本回贝希城,就看见他们带人从公会里出来,里面有一个等级低我又没见过的玩家,所以我推测他们要去城郊刷怪,就跟着过来了。”

    “没想到他们还真给了我机会捣乱,紫气东来的气焰也该消消了。”说起这场打斗,随意起摇了摇头。

    “你不是一向不管公会的嘛?这次怎么……”三水乘二听了这么久,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随意起:“我是不管,但是架不住会里天天有人说这件事,我的副会长又天天撺掇我打压一下紫气东来,因为其他三家公会注意力都在攻略新出的副本上,暂时还没空管贝希城的事,这才有了紫气东来在贝希城横行霸道的事。”

    “所以……我就稍稍代劳一下,最起码让紫气东来的人知道,还有个随便玩的会长在这呢!估计能安生个几天。”随意起摊了摊手,无奈道。

    “你找我们来,不会就是说一下你的心路历程吧?”夏悦道。

    “那当然不是,其实我刚开始就想说的,只不过被你戳穿了,就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随意起突然正经起来,“正如我一开始说的,谢谢你提醒,所以我欠你一个人情。”

    他看夏悦轻启嘴唇,想要开口,率先制止她说:“哎,不要客气,你可能觉得我也帮了你,我们两清了。但我的一级和你的一级可不一样,所以如果你以后遇到麻烦了,可以找我,我帮你一次。”

    他都这样说了,夏悦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她点了点头,“好。”

    “那就这样了,我要先回公会了。”随意起指了指自己的聊天栏,“有人找。”

    等到看不见随意起的身影后,三水乘二说:“白得一个公会长的帮助,赚了!”

    “我倒是希望用不上。”

    夏悦和三水乘二回到了刚才的地方继续刷怪。

    沐浴在升级的白光中,夏悦升到了19级,只差最后1级,她们这个刷怪小分队就可以就地解散了。

    说来也奇怪,在夏悦还不满10级以前,升级困难到她自己都有所察觉;但是10级以后,应该说是转职之后,升级的速度大幅增快,虽然有夏悦法师职业的加成,但是比起以前可是轻松不少。

    俩人在在野外待了两天一夜,从早到晚除了刷怪就是刷怪,三水乘二都快吐了。

    看见夏悦升级以后,她原地坐下,一幅快要解放的意思,“19级了,终于快要结束了,我不管,刷完了你要请我吃好吃的,一个星期!”

    “好好好。”夏悦有些敷衍地回道,她正在看下一个刷怪点,这也是三水乘二友情提供,毕竟她在游戏里认识的朋友等级都上去了,也不会再来这些刷怪点,那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

    选定了方向以后,夏悦回头跟她说:“走吧。”

    “啊~”三水乘二的哀嚎声响起,但嚎归嚎,身体还是很诚实地站了起来,抱着她心爱的小竖琴,一趋一步地跟着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夏悦终于停下了脚步,三水乘二趁机寻了块石头歇息。

    三水乘二问:“还没到么?我记得不远啊。”

    夏悦奇怪地说:“这里就是啊。”

    “恩?”三水乘二听闻,脑袋转了又转,把眼前这一片场景给看了个遍,“这里不是我曾经的刷怪点啊,我记得附近有一个小湖泊。这里,”她打开地图看了眼,“这里附近连水都没有!”

    夏悦没说话,只给她看了眼自己的地图,地图上标的点和她们现在的位置完全重合。

    “这怎么还带变的啊?”三水乘二挠了挠头,非常之不解。

    但她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研究地质运动,只要有怪哪都一样。

    因为她们是深入了贝希城郊的光暗森林里,听说这片森林大到与另一个兽人主城即格斯利尔城接触,也就是说从贝希城的这端通过了整片森林就能看见格斯利尔城。

    而两个主城之间相隔十多个村子和城镇,由此可见光暗森林的广阔。

    这附近的野怪是邪恶地精,原本这些地精都是友好的。但不知道哪一天开始,这些地精眼睛开始冒起红光,浑身散发黑暗气息,与玩家身上的光明气息完全相冲突,这才被发现这些地精已经转化成了邪恶的地精。

    打地精必须要全神贯注,它不像树妖那样可以放风筝,只要你打了其中一个,方圆10米以内的其他地精也会被拉仇恨,一群群地举着棒槌跑过来。

    夏悦在三水乘二的速度加成下,先是用冰箭冻住最前面的那只,然后用旋风术击退后面的地精,最后火球加冰锥齐发解决第一只,就这样循环往返,就能把这一串都解决。

    但是这样蓝条也飞快地下降,她们不得不打完一两波就原地休息。

    三水乘二因为是辅助,承担的压力也比夏悦少,这时候她跑到满地的地精尸体前,用小刀采集东西。

    “一枚铜币?穷鬼!”“一个破烂的臭鞋子?都破烂了还留着,当传家宝啊!”

    三水乘二开启了碎碎念模式,这也不怪她,要怪就怪主脑抠门,连怪物自身的采集物都不给好点。

    “啊!”

    在旁发呆的夏悦一惊,这是三水乘二的叫声!

    她立刻站起来查看,却发现原本就在她不远处的三水乘二和那一部分的地精尸体不见了!

    她用通讯联系三水乘二,小精灵飞了出去,但是三水乘二一直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既然小精灵没有飞回来,那就说明消息是传到她手里了,但怎么没有回应呢?

    夏悦看了眼地精尸体,却发现了一些端倪,她走近,发现那些消失的地精尸体非常整齐的空出了一条直线的路。

    她一边检查尸体,一边警惕周围的动静。

    但是地精尸体只能帮她确定大概的方向,她摸索着往前走,一脚踏上草地,另一脚还没跟上时,草地一翻,整个人轰然掉了下去……

    “嘶。”夏悦是突如其来被翻下来的,下落时只来得及往下放了个旋风术,屁股着地,就这样都还掉了半血。

    以后这旋风术一定要放在保命的技能里!夏悦心里暗道,掏出了一瓶红药,咕噜咕噜补完血条。

    把头发上的碎叶子弄掉,随后从背包里把能源灯拿出来。这是当时和风爵一探洞穴的经验,当时准备刷怪前,她犹豫都没犹豫,直接买下了,还因为在店里买的杂物多,得到了npc老板赠送的一块能源石,可以直接换上。

    这是夏悦第一次真正体验到能源灯的作用,光芒能穿透前方5米的黑暗。

    在她掉下来的地方有很多已经只剩白骨的尸体,一股恶心潮湿的气味从前方的甬道中传来。

    夏悦把能源灯的光亮调低了一些,捂着口鼻前进,这味道实在是……不太受得了。

    转过一个u型弯道,她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令人震惊的是这里面堆满了一个又一个的被蜘蛛丝裹住的丝蛹。

    她用能源灯找了一圈,目光一凝,望向了一个在外侧的丝蛹。感谢能源灯强大的穿透能力,在灯的照耀下,夏悦清楚的看见里面有一个人形的物体,还在挣扎。

    这恐怕就是刚刚消失不见的三水乘二!

    夏悦一惊,赶紧放下灯,想把蛛丝扒拉开,结果手指刚碰到的那一刻,就被蛛丝牢牢地黏住了。

    她没有用力扯着蛛丝,而是冷静下来。蜘蛛丝是越挣扎反而捆得越紧,黏得越厉害,还有可能会把蜘蛛引来。

    这么大的蜘蛛丝蛹,很难想象蜘蛛会有多大!

    夏悦先用左手切换出了生命之刃,慢慢地磨开了蜘蛛丝,但她接下来并没有用这个方法一层层破开蛛丝,而是用法杖对着蛛丝发出了一个火球。

    “嘶……嘶……”这是火焰在烧灼着蛛丝的声音,蛛丝再怎么坚硬也是要遵守自然的,火是很多自然生物害怕的东西。

    夏悦就在这给丝蛹附上一层层的火焰,直到看见了里面的人……

    “淼淼,你没事吧?”夏悦赶紧又一发火球,把黏着三水乘二的蛛丝给化了,把她人给拉了出来。

    三水乘二害怕得颤抖着缩进了夏悦怀里,大哭道:“那么大一只!我最怕蜘蛛了,它差点吃了我!哇呜呜呜呜……”

    “我这不是来了嘛?没事了,乖!”

    还没哭多久,另一头的甬道里传来了一阵摩擦的声音,还在哭着的三水乘二立刻噤声捂住了嘴巴,眼睛瞪的大大的,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俩人看着一个庞大的蜘蛛的影子,向着她们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