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一脸铁青还不敢反驳的电眼逼人抖了抖,偷偷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在僵持的众人中间显得格外显眼!

    随意起看见对方的退让,并不打算继续动手,能动口的就不必动手了吧!

    围观群众:……那你刚才那一剑是什么鬼!

    向日葵也是紫气东来的老人了,上前刚想打个圆场,道个歉就完了,他们几个可不想得罪随便玩的会长随意起,也就是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

    听名字就知道随意起这个人是有多随意了。名字随意起,公会随便玩,实实在在是一个给不愿意加入大公会的玩家一个栖身之地的公会,从成立开始就没管过成员,大家各玩各的,也没听过什么调遣和号召。

    也就是这样一个公会,人头数上是其他公会的几倍杀。

    诚然随便玩公会力量很弱,但是会长随意起却是高端玩家中的高手,因此经常和其他四大公会会长相提并论。

    轻轻落有些不高兴,推了推电眼逼人的后背:“电眼哥哥,你们怎么还没解决他,他是谁啊?”

    向日葵:“……”

    青梅子:“……”

    电眼逼人:“……”

    电眼逼人只想赶紧捂住这个小祖宗的嘴。祖宗唉!你是怕我死得不够快,还要来插一刀吗!

    向日葵则是硬生生把话给咽了下去,一言难尽地对轻轻落说:“他是随便玩的会长,是个高手……”

    ——意思就是他们也许、可能、应该打不过= =

    可惜轻轻落没听懂他的暗示,反而骄纵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可现在这里是我们紫气东来包场了!都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你们能忍?”

    这位小姐简直是不嫌事大,她还要闹得更大!

    本来被杀了几个玩家后,其他玩家打算四散而逃,结果出现了一个随意起,大家又憨憨跑回来吃瓜。也不知道哪个玩家这么有才,在人群里卖瓜子,现在是人手一把瓜子,安静的时候,大家还能听见清脆的嗑瓜子的声音。

    夏悦:“……”

    向日葵是挺想回她一句“挺能忍的”,但想了想他又不是带队的玩家,精英玩家里他也不算排得很前,就把皮球踢给了青梅子:“青梅子,你觉得呢?”

    青梅子:“……”真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她清了清喉咙,上前和随意起交涉:“随意起会长好歹也是一大公会的会长,就这样对我们普通玩家出手,未免有些掉价了吧?”

    随意起还是那副样子,只不过听了青梅子的话笑了几句:“普通玩家?普通玩家可清不了这里的场哦!再说了,我不过是在树上睡觉,听到这里有动静过来看一看,结果我还没看到什么,你们就先对我动手了。我寻思就算是砍不了我几滴血,但我也还是会疼的。所以放心,我下手快!”

    青梅子扯了扯嘴角,下手快是想把我们都砍了吗?

    她还没说话,旁边的轻轻落又开始“豪言壮志”:“你要是乖乖地回复活点去,我也就算了。但是你杀了我们紫气东来的人,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青梅子的表情逐渐和向日葵、电眼逼人一样几近麻木——小姐,我们要是能干掉他,还费什么话在这跟他聊天啊!

    这时夏悦和三水乘二发现身边人在增加,三水乘二低头用手划了几下,“有人开了个直播帖子,还附上了地址。”她还把屏幕给夏悦看了看。

    “怪不得都来围观了。”夏悦道。

    随意起这会倒是对这几句话挺感兴趣:“可是我已经杀了,你能怎么办?”

    轻轻落气急败坏地挥手下令:“赶紧给我轮了他,轮几次别让他跑了!”

    此话一出,数只乌鸦嘎嘎嘎地飞过……

    紫气东来的人仿佛脚长在地面上,没有一个人敢动,大家面面相觑,脸上只有一个表情:我不想去,要去你去!

    级是自己辛苦练上来的,就算挂也得挂的有用,凭什么她一句话,就要把自己送上断头台,白白丢掉一级。

    轻轻落见没人理,气得眼泪都出来了:“快啊,你们不怕我告诉我哥哥吗?”

    这亲戚关系真是尼玛要命了!

    电眼逼人还要继续拍人家哥哥的马屁,没办法手一挥,一左一右出现了一剑一盾牌,标准的战士套装。事已至此,青梅子和向日葵也知道和解是不可能的了,那还不如英勇一把,说不定还能给会长留点好印象,也许还有补偿!

    青梅子是法师,向日葵是牧师,其他的队员也基本上是这种的配置。

    随意起站直身子,把大剑抽出,竖起放在身体前,做好了攻击准备。

    电眼逼人等人虽操作能力高低不一,但到底是一个公会的,默契度还是有的。不用多说,电眼逼人飞身上去,青梅子紧接着就是一道火墙,熊熊烈火挡住了随意起的视线。

    火墙消失的那一刻,电眼逼人和其他战士已经轻松接近随意起。几把长剑挥舞着化作白色闪电,刺向随意起的腹部和心口。

    在前路被堵死的情况下,随意起神色平淡,双手只是简单一转,剑身扫出一片弧光,形成一轮半圆月。

    围观高手打架,大大激发起吃瓜群众的积极性。

    “你看看人家,在看看你,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我要是能这么厉害,还能和你搭伙?”

    “……”

    “天啊,好帅!”

    “帅吧,这是我老公!”

    “……是是是,帅的人都是你老公。”

    “我想转职战士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战士这么厉害呢?”

    “……大哥,你转职任务做一半,就不做了?”

    几把长剑被扫开后,又被随意起用大剑挑起,反手一压,压在剑身下进退两难。

    就在大家以为随意起占了上风时,夏悦余光中看见一个影子窜出来,颇有些莫名的熟悉感,心念一动,“小心!”

    这句话夹杂在人群中显得那么模糊不清,但随意起就是刚刚好听见了。

    那道黑影绕至随意起斜后方,手中匕首在阳光下反射出冷冽的寒意,直往心口捅,他就是专门来偷袭的!

    随意起得了提醒,余光向后一瞥,唇边浮起微笑,一手带走大剑,一脚踏上还没来得及抽出的长剑堆,往下一跺,凌空飞起,反身飞到了偷袭人的身后,从上往下一劈,只擦到来人身后的衣服,已是露出里面的布料了。

    那人反应也快,在没有命中时,只怔了下,随后一个下意识的举动——直接整个人往前一窜,这才只损失了些衣服布料,但也让他们又一次重新评估了一下随意起的能力。

    四个公会的精英,加上一堆职业配置顶好的公会成员,居然都奈何不得一个人。

    来人是紫气东来的刺客——枫叶荻花,她有个特点就是衣服外的图案总有几片枫叶,算是她标志性代号。而她一向隐藏在暗处,这次要不是到了最后关头,估计压根就不想掺和进来。

    随意起大笑道:“我说你们平常带队的怎么会只有三个人,原来还有个在这!”

    之前一直被动防御,现在四个头头都出现了,他也就不用防备什么了。

    一把双手握着的大剑,随着他的手腕颤动,居然挥舞出一片光幕,再一眨眼光幕变成一道光河,而他的身影带着光河正面突进。接触的那一刻,光河似镜子般碎裂,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但是正面对抗的电眼逼人、青梅子、向日葵和枫叶荻花这四人心情就不是美丽了,尤其是电眼逼人,之前才挨过最毒的打,此时又是第一个面对随意起,没扔下这些人就跑已经算是不错了。

    四人近距离接触后,全身被笼罩在剑光之中,只要稍稍一动,就是一阵刺疼灼伤,然后就能发现各种小伤口。

    小伤口虽不致命,但是叠加起来也会被系统判定为弱点攻击——毕竟都在你伤口上重复砍了这么多刀了,还不算弱点吗?

    野怪有弱点,玩家当然也有。玩家的弱点,除了几个大家熟知的地方,如心脏、眼睛、大脑等,还有一种是对一个部位的重复攻击,像随意起的这一技能,看起来威胁不大,但只要你不打断,他就可以在你身上各部位留下伤口,重复几次,就会形成弱点判定,并且血量大幅度下降。

    “完了,老日,我们要向着复活点挺进了!”

    “别叫我老日,你就不能叫其他两个字吗?”

    “早知道我就藏到最后,干嘛陪你们送人头!”

    玩家大多还是了解贝希城四大公会的实力,见这紫气东来的精英被随意起压着打,许多还没进入公会,甚至不想进公会的玩家此刻都在考虑是不是要加如随便玩公会,看着也不比四大公会差啊!

    至于轻轻落,刚才盛气凌人的下令,现在就有多害怕,加上吃瓜群众的指指点点,这让她又气又恼。

    随意起一套技能完整无误的打完了,然后在四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先把边上的轻轻落一剑拦腰横斩,又足尖点地,向后一退。

    他是饶过这四人了,但是伤害也已经造成。电眼逼人刚松一口气,连红药都来不及喝,就被层层小伤口叠加伤害送回了老家。

    其余三人:“……”你一个战士这么脆的?

    剩下的这三人和其他公会成员眼睁睁看着他化为白光,自己待在原地也没敢乱动,先抓紧时间喝药,再联系会长。过了一会,由枫叶荻花微微低头,其他人跟着退离了贝希城郊。

    “唉,没架打了,都散了吧!”随意起把剑扛在身上,先向周围群众告辞,再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夏悦和三水乘二刚随着人群迈出几步,一只小精灵飞到眼前。

    【系统】玩家随意起想要与你成为朋友,是否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