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确实如风爵所说,他们从小道走,不过花了半个小时就眼见前边的主城了。

    这是属于人类的主城——贝希城。

    城墙上岗哨森严,几台巨大的□□架在城墙上,不时有几人小队来回巡逻。

    城墙的外饰很朴素,但又很有小心机的在一些角落添加几分华丽饰品,非常符合人类谦虚低调又暗地里炫耀的特点。

    几人从小道上拐回大路上。临渊不用开路,步伐都轻快不少。

    然后走到高高的城门前,时不时能见到有玩家从北门进入主城。

    夏悦顿了顿,没有继续往前走。风爵走了一步,察觉身边的人没动,也跟着停了下来,“你不走了?”

    “我朋友说从外面赶回来,要我在这里等她,顺便做第一个跟我介绍主城的人。”夏悦言简意赅地解释。

    风爵缓缓点了点头,思索了下,扭头朝着不远处等他们的临渊和望舒。

    夏悦以为他是先走了,就在城门旁随意一颗树下靠着,头低着,不知在想什么。

    直到眼前出现两只穿着黑色皮靴的脚。

    夏悦目光一闪,抬起头看向来人。

    “我就转个头的时间,你人就不见了,跑这么快。”风爵浑身上下满是慵懒,他打了个哈欠,轻轻松松爬上了夏悦头顶的树枝,靠着打盹。

    “你不是走了吗?”夏悦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但是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不再飘忽不定。

    “我跟他们说一声,我陪你在这里等,等到你朋友了,我再走,反正我们今天也是要在主城里休整一下的,应该不会出门了。”风爵脸朝下,看着夏悦道,忽然向远处随意挥了挥手。

    夏悦循着望去,临渊在蹦蹦跳跳地大力地挥着手,望舒也非常配合地跟她挥了挥手。对,是跟她挥的手,眼睛也是看着她的,跟躺树上的某位没关系。

    夏悦伸出右手,弧度很小地摆了摆手。

    临渊得到了回应,笑着跟望舒进了主城。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城门后的屏障里,夏悦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风爵,而此时的他双手垫在脑后,眼睛阖起,看样子是睡着了。

    夏悦没打扰他,靠在树下,查看着自己的技能面板。

    两人在洒下的阳光下,显得画面格外美好。

    没多久,一道急冲冲地身影赶来,她在树下看见了自己的朋友,刚想上前,却又不想破坏这样美好的场景,她估算着自己站的地方离树下的朋友有多远,能不能小声地吸引她的注意力。

    但是不管怎么算,传过去的声音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打扰到其他人。想了想,她还是选择了密聊。

    一只小精灵从天而降,倏地飞到夏悦的眼前。

    夏悦从自己的技能面板上移开,打开信一看,抬眼就往右前方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蹦跶,嘴巴却闭得紧紧的。

    她抬头望向风爵,“我朋友来了。”

    “嗯哼。”风爵像是半梦半醒一般,含糊地冒出鼻音。

    打过招呼后,夏悦本想转身离开,离开前似乎想到什么,又回过头来从背包里掏出一套衣服,“借你的衣服,还你。”

    “你拿着把,我没用了。”风爵像是才醒,撩起眼皮看了眼,又摆了摆手拒绝收回衣服。

    “我可以自己买。”说完夏悦把衣服往上一抛,在下落的时候,风爵伸出手接住,“随你~”

    “那我走了。”夏悦不等答话,干脆利落地扭头走了。

    刚走几步,身后传来一句轻声:“有事联系,再见。”

    夏悦没有回头,也只回了一句:“恩,后会有期。”

    直到夏悦走到了朋友身边,才回身看向那根树枝,树枝上的人早就不见了,只留下上下晃动的树枝。

    一只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你看什么呢?这么好看?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赵淼淼以一种揶揄的语气调侃道。

    夏悦白了她一眼。

    “好好好,我就顺便一说嘛,毕竟我可想不到,现实里对男生退避三舍,还得了个清冷标签的人,游戏里居然能和一个男玩家有交集。要我说,现实里那帮男生也真是眼瞎,就你这还能跟清冷扯上关系?连你是什么样的人都搞不清楚,怪不得你看不上他们。”

    “不过,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他估计是离你最近的男人了吧。”

    “你爷爷不是?”夏悦反问。

    “我爷爷上了年纪,又不是小年轻,最多就是长辈爱护小辈。我说的是同龄人!”赵淼淼啧了一声,对夏悦的不开窍表示遗憾。

    “你有本事在你爷爷面前说,他可是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夏悦遇到好朋友后,整个轻松很多,话都多了起来,语气都带着些欢快意味。

    “他要在我才不敢说。”赵淼淼想起自家爷爷就有点牙疼。明明就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还要不服老的跟着她一起玩游戏,说是要和学生有共同话题,她也没觉得有共同话题了,反而比她玩得还多。

    赵淼淼的爷爷,就是之前提过的夏悦的导师——赵川,也是他俩套路夏悦进游戏的。

    夏悦:“导师现在在哪?”

    赵淼淼:“在钓鱼。你也知道现实里钓鱼还得跑去别的星球,又麻烦又危险。直到爷爷知道这游戏可以钓鱼,已经联系了一圈朋友,一起来钓鱼。现在估计是在比谁钓的鱼大吧。”

    说着,赵淼淼看了眼夏悦的衣服,“你这衣服怎么还是新手的?你没转职吗?”

    “没呢,刚升到10级,就等你来了。不是你说要做第一个跟我介绍主城的人吗?”

    “那就赶紧进城,边走边说。对了,以后在游戏里,除了私下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都叫我的角色名吧。”赵淼淼挽着夏悦说。

    “我明白。那三水?”夏悦看了眼她的名字。

    “恩,就叫这个,我的其他队友也都这样叫的。”

    快走到城门前的时候,三水乘二(赵淼淼)突然啊了一声,扭头盯着夏悦看。

    夏悦瞥了她一眼,“干什么?”

    三水乘二拉着夏悦的手臂疯狂摇晃,“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刚才跟你说话的是不是风爵?你怎么认识他的?”

    “你认识他?”被三水乘二摇得东倒西歪,但并没有把她扯开,默许了她的动作。

    “当然啊,他是我男神啊。他还是pk榜上的第一,从游戏开服到现在一直霸榜啊啊啊!还有他的队友,临渊和望舒,也很厉害,又能抗又能奶。三个人就能刷boss,顶得上一个10人团队了。”

    “这游戏开服才多久。”夏悦默默吐槽。

    “这你别管。总之,他的pk意识非常好,哪怕等级不如人家,但就是能赢,所以他在人类主城这边的知名度挺高的,还有挺多粉丝。”三水乘二满脸崇拜。

    夏悦不留情地戳破她的幻想,“你确定他的粉丝是因为他的能力而不是脸粉他的吗?你自己都不是吧。”

    三水乘二讪讪地解释:“哪有!我只不过觉得他是厉害和好看都占了,又是散人玩家,这让我们同为散人的玩家多自豪啊!而且角色模型外貌只允许往上调整10%,就算他调满了,你推测一下他实际的相貌,现实里那也肯定是个大帅哥。”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往下调的?夏悦摸摸鼻子。

    三水乘二一看她的动作就知道她的意思,无语道:“拜托,你以为谁像你一样还往下调的,大家来玩游戏,就是希望自己的游戏角色比现实好看,咋还有人想变丑的!”

    远处在旅馆休息排排躺的三人:啊秋!

    “啊,被你一搅和,我都忘了刚开始的问题了。说,怎么认识的?”三水乘二戳戳夏悦的腰,让她“坦白从宽”。

    夏悦叹了一口气,见自己实在是躲不过去,只好从头到尾把事情经过说得明明白白,包括那个传说级任务。

    “原来是这样啊,当时世界上还讨论接任务的人为什么没有临渊和望舒,反而是一个匿名的玩家,没想到是你。但没想到风爵人这么好,居然主动把大家的目光都引到自己身上了,现在都没人关注你了。我更喜欢他了!”三水乘二满足地点点头。

    “介绍给你认识?”夏悦看着前面城门的屏障,步子有些犹豫。

    “不了不了,偶像还是远远看着就好,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三水乘二拉着夏悦径直撞向屏障。

    对于夏悦来说,就像是穿过虚无一样,没有感觉到任何阻碍,与当时山谷里的那个完全不一样。

    她还在感受,三水乘二就接着说:“别看了,主城的屏障只对没有交钱的人起作用,其他人是没什么感觉的。”

    “交钱?过路费么?”果然夏悦的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只要你进入主城就要交,一天只收一次。如果嫌麻烦可以直接去任一一个城门口旁的收费处,交够一星期、一个月,然后就可以来去自如了,说起来更像是停留费。”三水乘二开始把自己知道的游戏常识一一告知夏悦。

    “按游戏时间算?”夏悦对这个时间有些疑虑。

    “差不多,也可以说是按现实时间算。现实和游戏时间比列是一比二,只不过游戏里黑夜的时间会短于现实,也就是给玩家更多的白天。”

    三水乘二话题一转,“反正全息舱内可以睡觉,大家玩累了直接在游戏里睡着就行,又不耽误休息,醒来就是在游戏里,多好!”

    三水乘二领着夏悦来到一座屹立在主城中央的建筑。

    高高的尖塔穿破云海,华丽的雕饰遍布外墙,但又不显得浮夸;不停有玩家进出,显得非常的忙碌;门外汇聚了许许多多的各种职业的玩家,大多是在闲聊等人。

    “这就是我们人族主城贝希城的最中央——职业大厅!”

    ※※※※※※※※※※※※※※※※※※※※

    啊啊啊啊,忘了放上更新了,只能今天放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