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那两道身影就是风爵的朋友——把她撞下去的临渊和从头到尾压根就没瞧见的望舒。

    风爵还想解释一下临渊除了是要带她练级的人,还是那个害她掉下悬崖的那个人。

    但从夏悦的表情来看,应该是不需要了……吧,嗯,省事了,风爵心里暗暗说道。

    那两人听到动静转身,目光从靠在树上的风爵移到了看着他们的夏悦身上。

    气氛在那一瞬间尴尬了起来,临渊摸摸后脑勺,向前站了一步说:“你、你好,我是临渊,之前对不起,不小心害你掉下悬崖。”越说头越低,低得夏悦都快看不见他的脸了。

    “所以你的补偿就是带我练级?”夏悦微微动了动眉毛,仅仅是一个小动作就让临渊吓得后退一步,退完了才看到风爵复杂的眼神——

    你能不能有点骨气?

    他又赶紧回到原位,只不过就这两步,已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临渊的憨憨属性了。风爵扶额,跟对面的望舒对视一眼,摇头说道:“带你练级这件事,是我跟他说的,当然算不算补偿还是以你的意见为主。”

    夏悦沉吟,思绪在脑中转了一圈说:“没关系,就当是补偿了,我暂时也想不出来能让你们补偿什么,就这样吧。”

    风爵:“那好,我们走吧。”临渊悄悄松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完全呼出去,就卡在了嗓子眼里。

    “慢着,走去哪?”夏悦拦住他。

    “刷怪啊,你这里野怪少得可怜。啊……我忘了新手村了!”风爵刚开始有点不明所以,但突然想到10级以下不能出新手村的规定,狠狠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

    “辛苦了。”夏悦淡淡地说。

    “行吧,我们先组队,我们把怪引过来,你就在这里等。”风爵发了组队邀请,看到夏悦进队以后,拍着临渊的肩膀说:“走吧,你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

    之后便强硬地揽着他的肩,拖着他走了,沉默不语的望舒站在原地不动,向夏悦点头。

    没多久,夏悦就从组队信息那里看见了两人进入了战斗状态,从小地图上看,两人是一刻都没停地往这边赶。

    望舒找了个离夏悦近一点的地方,隐隐有保护她的意思,应该是怕再出什么意外,那他们三个人这个债就还不完了!

    夏悦也只是看了一眼,注意力就全在接近中的两人上了。

    这次他们引来的还是那一头夏悦很是眼熟的野猪王,也可能是只有野外boss比较好引吧,所以等他们瞧见夏悦和望舒后,临渊一个转身,用手里的盾牌格挡住了野猪王的进攻,风爵反而消失不见了。

    临渊在吸引了boss的注意力后,将它拉到一个其他地方,把侧面让给了夏悦望舒,望舒除了时不时丢给boss一个魔法弹,主要还是盯着临渊的血线,非常精准让他的血线维持在70%左右。

    而消失的风爵再次出现是在boss的侧后方,一手正握匕首,一手反手握着匕首,手速飞快地消磨着boss的血线。一顿高爆发攻击后,boss吃疼,脚底狠狠跺了几下,一个大范围技能出现在几人脚下,风爵率先退开,还有时间跑到夏悦面前,把她拉远。

    只有临渊不动,在范围技能释放后,眼神严肃冷静,同时在身体周围附近出现了一个光罩,圣光扑面而来,这是战士最强力的防御技能——圣光守护,接着强硬地扛下了范围技能,之后便继续拉住boss。

    夏悦默默地跟着望舒移动,确保boss在技能范围内,风爵继续攻击。

    她想了想,跟着望舒一起攻击,一颗火焰球在面前凝聚,飞过去砸到了野猪王身上。

    本应该被临渊拉住的野猪王像是发现了新的敌人,直接强行脱离临渊的嘲讽,泛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夏悦这边,蹄子刨了几下,嚎叫一声就往这边冲。

    刚开始风爵还以为只是望舒的治疗过高,引得boss仇恨转移了,但在望舒和夏悦分开后,才发现boss就是朝着她去的!

    该死,他早该知道望舒不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的!

    只要boss轻轻一碰,夏悦就能直接飞回家,非常的环保、无污染。她发现boss是冲着她来的时候,索性就不跑了,待在原地等着它。

    但在其他几人看来就是她放弃逃跑,在等死了——

    这怎么能行呢!

    大家不约而同地往她身边跑去,但被她一个暂停的手势给止住步伐,连风爵都不动了,甚至面色从紧张变得有些……轻松,反倒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我说,我们就这样看着啊?”临渊不明所以,想上去帮忙还被风爵拦了下来。

    “没看见人家没让我们帮忙吗?你还别小看她,这女人脑子清醒得很。”风爵悠闲地说了一句。

    而这边夏悦面对眼前的庞然大物,先是用法杖指着地面放了一个旋风术,整个人被技能反震高高地一跃而起,躲过了野猪王的攻击,在它头顶上空顺势向前翻滚,同时身前汇聚了一块不大不小的冰锥,再次击中野猪王。

    在她落下前,重复了一两次后,落地再对着地上释放技能,地面骤然出现一波范围不小的清泉,虽然很快就消失,但夏悦落进泉水里,也只是湿了衣服,身体却毫发无损,连血线都没一点动静。

    夏悦只是用了新手中通用的三个技能——

    【旋风术】:以旋转的风攻击敌人,击退敌人。

    【冰锥术】:在指定地点汇聚一块冰锥攻击敌人,延缓敌人行动甚至冰冻。

    【涌泉术】:在指定地面涌出一股清泉,持续3秒。

    甚至最后一个技能还是无法攻击的辅助性技能。

    野猪王被她的冰锥击中几次,行动有所延缓,但还是靠着和夏悦的等级差距很快就挣脱了debuff(减益状态),掉过头来目标依旧直指夏悦。

    临渊从她飞起那刻,嘴巴就没合拢过,他被这一系列的行云流水的操作惊呆了,直到夏悦走到他面前奇怪地瞥了眼他后,才猛然惊醒。

    “拉好怪。”风爵倒是能想到她的操作,却也有点被惊到了,只给了临渊一句建议,又开始隐身了。

    临渊只好自己把自己的下巴抬上去,合拢嘴,老老实实地拉好怪。

    在临渊所谓的——让怪脱离自己的视线就不能是个好战士的宣言下,后面的打斗中嘲讽牢牢把boss拉住,总算是结束了野外boss消灭计划。

    boss再次哀嚎后,轰然倒地,这次临渊没有急着去捡战利品,而是凑到夏悦身边问:“月叶,你刚才的操作是自己想的嘛?”

    夏悦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

    不然还是你吗?

    临渊问完也觉得不对,看她眼里的意思更是觉得自己脑子抽了,摸摸头开始了各种夸奖:“你刚才反应好快啊,我是第二次见到把这样把技能用在环境中,硬是强行躲过了攻击,就像是你提前预判了怪的所有动作做出的反应,我还以为你都要回复活点了!”

    “第二次?”夏悦抓到了重点。

    “是啊?风爵就是第一个我见到的,他跟你一样,技能用得超级熟练,什么时候用什么技能想都不用想!”临渊也是想都不想地出卖了朋友。

    夏悦随意地点点头,在风爵过来之前跟临渊说了句话:“我不是预判了怪的攻击动作,我只是预测了我的逃跑路线,如果不是等级低,我也许就不用跑了。”

    留下原地苦苦思索的临渊——

    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风爵走到她面前,“你跟他说什么呢?”

    “没什么,不过是说了我预测了自己逃跑路线的事实而已。”夏悦耸耸肩,瞄到他手里的战利品,“有什么事?”

    风爵摇摇手里的东西,“不是看见了吗?战利品。我刚刚分了一下,装备没有法师用的,但是这个boss也许是因为刷在这里的缘故,掉了不少草药。你不是学了炼金术吗?我想草药更适合给你。”

    夏悦伸手去接草药,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学了炼金术?”

    “哈,这还用想吗?昨天吃饭的时候你不是问了炼金,再然后就是在茶壶里放药,还知道用红色的藤条能中和。请问,你觉得我像他一样傻吗?”风爵指指还在苦思冥想的临渊。

    “也对,你要是不知道的话,那可有点不符合你‘变态’的形象了。”夏悦把草药收回到背包里,头也不抬地细细分类。

    “我怎么变态了?”风爵气急反笑。

    “这又不是我说的,世界频道上不都叫你‘变态’吗?”夏悦无辜道。

    “那人家是带着很厉害的意思说的!你是吗?”

    “我是啊。”夏悦眨巴眨巴着褐色的大眼睛,一脸“我就是”的灵动小表情。

    风爵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紧紧攥着拳头。

    ——说又说不过,打又不能打,还能怎么办。

    “怎么说昨天我也收留了你,让你睡在我那,今天就要翻脸啊?”夏悦挑了挑眉,还想继续说的时候,耳边传来小小的声音——

    “……那个,你们已经到了睡在一起的程度了吗?”临渊刚才还在思考,一看这两人说上话了,赶紧竖起耳朵偷偷听了几句,坏就坏在听得不清楚,他只听见“收留、”“睡……我”这几个字就开始一脸震惊,后面啥都没听到,就赶紧举手弱弱地询问。

    本来夏悦和风爵还沉浸在“二人世界”中,临渊插了一嘴,风爵还以为这小子机智了一回,居然会替他转移视线了,等到听清他问什么的时候,两人脸都黑了,黑得就像在黑色颜料里打了个滚。

    风爵闭了闭眼,又给了夏悦一个眼神——稍等,我先去处理他。

    接着不等她回应,用胳膊快速扼住临渊的脖子,拖着他走,边走边说:“我收拾不了她,还收拾不了你么!”

    随后树林里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

    最后一句是出自郦道元《三峡》,反正语文课上要背的,但我不记得是初中还是高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