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节

    “我没事。”

    熟悉的声音,却远去久远,轻飘飘钻进耳里,抚平他波澜起伏的心绪,但谁了解她走过多少荆棘坎坷才到今天。

    你的痛苦永远只有自己知道,一颗珍珠生于一只蚌的多少次痛苦?谁记得清。

    “阿玉,bb好不好?”

    “好……陆生,你不要…………”

    “阿玉,最后应我一件事,要坚强。没我拦住你,你会更好。”

    “不要…………陆生你不要去…………”温玉终于撑不住,泣不成声。她与他都在后悔,她早应该抛弃那些自以为是的骄傲,而他早应当认输认错,留住她。到现在骄傲与自尊都不值一文,她想要阻止他,他想要保护她,追悔不急。

    似乎每一步都是错,但又不知为什么能够跌跌撞撞走到现在。

    “别哭,阿玉,不要哭…………”他人生第一次,这样轻声细语说话,只怕惊扰了这个脆弱的梦,“你一哭,bb也要哭,我一个人哄不过来。阿玉,还记不记得,我欠你三十五块半没有还?我等你来讨债。”

    她说:“陆生…………我没有…………”

    他听懂,“我知道,对不起。”

    鹏翔在一旁等得厌烦,一把抢过电话,“说够了没有?明天十二点之前,我要听到你认罪的消息。”

    “你最好说话算话。”

    “你放心,你的小honey,我一定替你照顾好。”

    “嘟——”一阵忙音,陆显却迟迟未将听筒放回原处。

    顾少在一旁听完全程,也已猜到大概,事情走到这一步,陆显被扼住要害,只有束手就擒,“d哥,你真的决定…………”

    “没有她我早就死在西江,我的命是她的。其他人我想还就还,但她不一样。”他侧过身,握住顾少肩膀,坦然,无一分保留,“我对不起兄弟们。不过事情还没发生,我还有机会,该查的一件不能少,这一回,我看老天站哪一边。”

    顾少点点头告辞。

    陆显抓起电话拨给暗线,凡事做最坏打算,他的所谓好运不是凭空来,这一回出价三千万,外加自由身,共产主义英雄也动心。

    这一年四月十三日,龙兴话事人一身灰色西装,内里一件松松散散白衬衫,叼着烟走进西九龙警署,太阳破云而来,追在他身后,渲染出画面的寂寞光影,陆显如同孤胆英雄,叫全城疯狂。

    狭窄脏乱的出租屋里,鹏翔反反复复擦着他的枪,阿芬是不是问,“温小姐,你到底几时死?我等不及穿你的衣服。”

    温玉问鹏翔,“你满意了没有?”

    鹏翔慢悠悠扔掉抹布,嬉笑道:“急什么,我满意,你就没有用,只能吃一颗子弹被扔去填海。你很着急去死?”

    兴许是绝望到极点,温玉满心木然,对鹏翔,只鄙夷道:“他不该相信你。”

    鹏翔不以为意,“他知道我不会守约,但还不是乖乖照做。要乖就怪你自己咯。反正我们这种人,生来爱赌,一输输掉一条命,没惊喜,都是这个结局。”

    他一辈子没有这样傻过,明知是输,还要压上全部身家,输得再没有翻盘的机会。

    “差不多啦!”鹏翔懒懒站起身,一双眼却利如刀锋,扫过温玉苍白的脸,“是时候送你和你的小杂种上路。”

    温玉下意识地护住小腹,但面对枪弹,亦是颓然。

    “不求饶?”鹏翔问。

    “这个时候求饶,还有意义吗?”

    阿芬在一旁欢呼,“好啦好啦,终于有新衣服穿。”

    可怜乐极生悲,一声枪响,死的不是温玉而是鹏翔,顾少带六七人持枪敢来,子弹穿过窗户与珠帘,再穿透鹏翔右手骨与肉,最终落在灰墙中。

    鹏翔去捂流血的伤口,温玉猛地冲上前,一把撞开他,捡起落在地板上的手枪,右手拖住枪身,食指穿过扳机,熟练而利落。

    但不必她动手,顾少连开三枪,枪枪对准头颅,打得脑浆迸裂,血冲屋顶。阿芬的尖叫还未破出喉咙,已被子弹穿透心脏,倒地不起。

    顾少扶住温玉,眉心尽是担忧,“你小心,先坐下。怎么样,有没有事?”

    温玉丢开枪,摇头,“我没事。”

    顾少环顾这间屋,再叫人关山门清场,书桌上一台破旧小电视仍在重复播放着陆显投案自首的新闻。他长叹,无可奈何却又心有不甘,“还是迟了。”

    温玉呐呐说:“还是迟了…………”

    回过神,他蹲下*身与她平视,看着她的眼睛,郑重异常,“听着,温玉。机票已经改签,我立刻送你去机场,d哥的意思是要你马上走,不必去见他。他这一次进去,恐怕再难出来。他一出事,各路人马都盯上你,决不能再留在本港。温玉,你要明白,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凡事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

    顾少想,他大约再没有见过比温玉更加坚强果敢的女人了,不过一句话的时间,她已然从哀伤中醒来,清亮的眼神对住他,点点头站起身,“我们走。”再没有多余的话。

    登机前她似乎有许多话要说,最终只留下惨淡而虚弱的笑,挥一挥手,待飞机升上三万里高空,彻彻底底告别这座装满回忆的城池。

    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这一年夏天,温哥华的夏天懒洋洋。

    鸡蛋在锅里兹兹地响,蛋糕的香溢了满屋,april骑着她的小车车绕着桌子跑,奶声奶气地宣告,“妈咪,我要吃布丁,巧克力布丁…………”

    不理她?没关系,再说一遍,第二遍,第三遍,她当做游戏,孜孜不倦乐此不疲。

    伊莎贝拉被她缠得头晕,在厨房忙忙碌碌忍住火。

    还好门铃响,伊莎贝拉挥挥手打发april去开门,半分钟后没声响,她扯着围裙擦了擦满手面粉,一面走一面疑惑,“april……april……是uncle段来了吗?”

    走到玄关时april回过头,两只小辫子甩得好得意,大声同她报告,“妈咪,门外有个好凶的叔叔说找你…………”

    电视里在放本港台,直播交接仪式。查尔斯王子穿华服,顶个半秃的脑袋致辞,“distinguishedguests,ladiesandgentlemen,ishouldlikeonbehalfofhermajestythequeenandoftheentirebritishpeopletoexpressourthanks,admiration,affection,andgoodwishestoallthepeopleofhongkong,whohavebeensuchstaunchandspecialfriendsoversomanygenerations.weshallnotforgetyou,andweshallwatchwiththeclosestinterestasyouembarkonthisneweraofyourremarkablehistory.”

    她站在玄关,看着门外的他,久久不敢迈出这一步。

    而他有许多话想要告诉她,比如那一年阴雨缠绵的四月,龙兴陆显因关键证据灭失而被免于指控,比如他的无责无职自由身,比如那些曾经冲到喉头却未能说出的话语。

    电视里,英国旗落下,金紫荆旗升起,末代总督彭定康携家人登船挥别故里,圆润的女声提醒诸位,“请记住,这是一九九七。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段家豪在温哥华豪宅开送别party,王敏仪参选选美小姐忙着与比基尼美女勾心斗角,汤佳宜拿到leslie的签名已心满意足,蔡静怡拿到经济学硕士全额奖学金打算请三五好友大聚会,邓sir带领全队静默中更换警徽。

    而陆显上前拥抱她,“我来了,我的伊莎贝拉。”

    (全文完)

    一期一会,下次再会。

    作者有话要说:快速码完的,细节问题明天再修。

    非常非常感谢诸位的一路陪伴,可以说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夜离港。

    虽然这篇文中间经历诸多波折,酸甜苦辣都尝遍,对我来说却是难得的经历,很庆幸有你们,在我低落的时候安慰我,受伤时鼓励我,许久不更文时还在默默等待。

    一千一万个感谢,鞠躬,谢谢你们!!!!

    短期内不会再开新文了,今夜离港的番外会缓慢更新。

    小包子番外,甜蜜番外,还有夫妻一百问等等,当然,夫妻一百问会放在作者有话说里头。

    嗯,我要脱掉番外无能的帽子~~~~~~~~

    很舍不得大家,今夜离港有很多缺点,却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喜欢,我真是,╮(╯▽╰)╭,写得我自己都要哭了。

    就这样吧,还有其他明天再补上。

    再次鞠躬,致谢。

    谢谢你们~~~

    ━━━━━━━━━━━━━━━━━━━━━━━━━━━━━━━━━

    本文内容由【歌烬桃花散。】整理,海棠书屋网(www.clxwx.com)转载。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