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来来来,夜未尽,红灯高照,享乐无边。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请不要吝啬撒花呀

    3偶遇

    “人人都以为,道上混无非是追着人满街砍,砍到对方断手断脚开膛破肚就算赢。听话?谁以为听话就能活得长?没脑子的早被扔进垃圾填埋场,阿显,出来混要靠这里——”白炽灯惨白的光扑扑簌簌雪花一样落下,秦四爷手上蓝色香烟浓烈呛口,拉拉扯扯的雾,断断续续地燃,他指一指太阳穴,扯了扯嘴角,似讲台上年过半百学识非凡的文学教授,在数百双渴求的眼睛下讲授人生。

    陆显恭敬地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岁月不饶人,秦四爷的头发已花白,举手投足也见迟缓,对桌曼妮一甩牌,高声笑,“胡了,大四喜!”陪玩的阿嫂们有人笑,有人跌脸,嘀嘀咕咕,“曼妮今晚行大运呀,一晚上大杀四方,是秦四爷教什么秘诀?快饶了我们吧,眼看筹码就要见底啦。”

    曼妮转过身对正饮茶闲谈的秦四爷眨眨眼,满是得意,年轻到底是不同,黑的眼红的唇,尽是潋滟颜色。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下海来陪客,谁想到能得秦四爷青眼,从此飞上枝头,钞票大把大把,再不用担心下一位客人带病毒是变态。

    秦四爷嘱咐陆显,“吹水权那边越闹越厉害,振合帮那群人不安分,事事挑衅,我们手下四条街,八*九座娱乐城你要盯紧点,不要给警察在这个时候钻了空子。”

    陆显说:“您放心,已经布置好,振合帮的人来找茬子先忍着,出了街口再算账。”

    秦四爷拍了拍他的肩,欣慰道:“龙兴里头真正能办事的也就剩你了,好好干,阿显,前途无量。至于阿山,他再闹,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我这个做老子的都懒得管他。”

    陆显听了,连忙推辞,要说整个红港市,名头最响最神经的就是这人,不怕死,不服管,从不按常理出牌,料不到什么时候他就头脑发热做错事,只独独对秦四爷,恭恭敬敬俯首帖耳,人家都讲陆显讲义气,有恩必报,当初如不是秦四爷收留,他早就被人砍死在大兴湾。“阿山是太子爷,我当然事事要听。”

    秦四爷总算满意,摆摆手叫他自己去找乐子。

    陆显从秦四爷的小别墅里走出来,让海风吹得醒了,才发觉背后凉飕飕都是汗。骂一句操,一巴掌打在叼着烟跑过来的武大海头上,武大海笑嘻嘻问:“大d哥,上哪去?美媛新来一批俄罗斯女人,长腿大奶,又白又嫩——”话没说完就开始一阵贱笑,仿佛真想跟着他去找鬼妹开开心。

    陆显没头没尾地问了句:“今天星期几?”没等武大海回答,自己掏了掏裤子口袋,拿出一只金色打火机在上手抛来抛去的当消遣。

    “走,去美媛。”

    华灯初上,红港已然开始搔首弄姿翘首以盼。

    照旧是宏鑫大厦顶层,光秃秃空无一物的天台,周六晚间八点零五分,准时准点比得上晚间新闻。温玉捏着一包more上来时,她的固定位置已被人占去。

    他扬一扬眉,依稀浅浅坏笑,身后影影绰绰闪烁灯牌,脚下零零碎碎烟灰散乱,一张脸一双眼晶亮如琉璃瓦,一道眉一双唇雕琢如瘦金笔画。耽溺于风轻夜薄的光景里,离地三百尺,不见人声。

    他说:“你的打火机,伊莎贝拉。”

    停停走走有回音,鬼魅一般缠绕不断,伊莎贝拉——伊莎贝拉——亲爱的伊莎贝拉——

    他生来属于这些妩媚多情眼波流转的夜。

    周末不属校服日,温玉穿一件蓝白相间束腰小洋装,微卷的长发松松束在脑后,很是娇俏。月牙似的眼眸,弥散着今早露珠,坦然着它的纯净与不谙世事。

    “多谢,但我已另有新欢。”她拿出一只银色zippo银色浮雕煤油打火机,玫瑰似的两瓣唇,轻轻含着黑色滤嘴,缓缓低头,那支烟亦微动,摇摇晃晃欲坠,令她不得不收拢了嘴唇,含紧了烟身——细长的灰黑色烟身。

    陆显的心随着那一下细小颤动漏跳一拍,抵不住吟吟绕绕茉莉香,拿开嘴里的香烟,啐一口,骂:“我操!”

    温玉根本不抬眼看他,她正全神贯注于手中弥香微涩的香烟,大拇指挑开机盖,蔚蓝色火焰陡然上窜,点燃了她的脸。

    她垂下眼睑的那一刻,必然在同这支烟谈恋爱。陆显想。

    “喜新厌旧?那这只留给我?”卡尔威登打火机在陆显手上成了风火转轮,顺着拇指拨动的节奏,没头没脑地在手心旋转,他的脸被埋葬在灰蓝色烟雾中隐约难辨,唯剩一双眼,如夜幕中捕食的狼,凛冽而锋利,直击人心。

    温玉说:“没所谓,不过,我们这回还算是偶遇?”

    陆显说:“你的补习老师还在与助教偷情?”

    “嗯。”温玉点点头,眼前是两个老烟枪聚会,莫名又熟悉。这世界太忙,人人隐私一层层恨不能砌一堵高墙,秘密太多,索性闭嘴,反倒是陌生人之间更容易敞开心扉,天南地北胡扯,“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除了那个不想别的?只要能那个,尊严承诺责任全都抛到脑后。”

    陆显笑着问:“你说那个是哪个?”

    温玉睨他一眼,嘴唇开合,温温软软说:“我说叼你老母。”

    一句脏话被世人来来回回骂骂咧咧说过无数遍,而今回转在她唇齿间,却有不同滋味。

    陆显被她这一句逗乐,高声笑,笑到胸腔震动。

    “叼你老母。”仿佛是在回味,温玉的嘴角随之上扬,他与她目光碰撞,双双都在对方眼里读出另一个不从规则不服管教肆无忌惮的自己。如同荒原中两只孤独的兽相遇,细细嗅闻,寻找同类气息。

    “神经病。”

    “你才是神经病。”

    温玉正在实践神经病病症,她转过身,跨过围栏,双腿悬空,面对三百尺下川流不息的人群,安安静静坐下。

    陆显被她吓得面容紧绷,嘴里骂,“你发神经啊,要跳楼?马上就有人帮你报警。”

    “你放心,没人会发现。你自己想,每日走在永华道,十米宽的街,楼牌伸出盖住头顶,三百尺高楼挡住光,谁有空抬头看,看得你脖颈翻转也看不见天。沉闷无聊,一日复一日。我不过坐在高处抽一支烟,也值得你惊成这样?”

    “我本来以为自己够神经,没想到遇到个比我更疯的。”他伸长手,绕过她细小的腰,讲她从围栏上抬下来,扔在地上,扔给天台脏兮兮地板。

    今夜会不会下雨?台风会不会提前来?天上有几颗星?脚下有几幢楼?火车从脑子里轰隆隆碾过,越紧张越是乱糟糟一片。

    温玉站起来,理了理裙摆说:“你今晚有事。”

    陆显瞪她,“跟你多说两句话,还真把自己当大师了?伊莎贝拉。”

    温玉勾了勾唇,眼眸清亮,一只咬中猎物的小狐狸,狡黠奸猾,“要去砍人还是抢劫呀大佬?”

    “你他*妈知道个屁!”他这一下被刺得面绯红,横眉怒目,凶相毕现。

    可惜对手丝毫不惧。

    “噢,那多半是去砍人。对手难缠,恐怕有去无回,所以才话多事多,居然发神经来天台等我一个陌生人。”她猜人心事,七成准,家中有各路神仙,实难伺候,察言观色成她生存本能。“你想要交代什么?同我说你叫陆显,江东陆逊的陆,高官显爵的显,从哪里来,要到那里去,何年何月出生,父是谁母是谁,今时今日曾混过红港,免得被人扔去填海,没人收尸,有没有陆显这个人都无人知。”

    温玉将手中烟摁灭在水泥墙面上,娇娇小小模样,还未及陆显肩膀,站他身后,便即刻被他宽厚身影湮没,瞬时消弭。

    陆显一时不言,手肘撑住围栏,颀长身躯斜靠在墙面,寒星似的眼亮得惊人,懒懒望向温玉,随意牵了签嘴角,似笑非笑,玩味至极,忽而问:“你今年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