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完

    阿迪腳步輕盈的進了司馬府,帶著城裡的糕餅,彷彿回到他照顧生病的金鄉,那段最快樂的日子。才踏進偏屋的院子,就被羊徽瑜叫住。
    「阿迪表哥。」
    「表妹,怎麼了?」阿迪看到她嚴肅的表情,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難掩等一下要見金鄉的喜悅。
    「金鄉是你妹妹?」羊徽瑜直視他。
    阿迪神色一變。
    「你利用我?」她深吸一口氣「你明明知道你們不能在一起,為什麼還......」
    「是妳教我的,我的命運掌握在我的手裡,我不能選擇我的父母,但是我能選擇我要愛誰。」
    「你以為她知道這件事,還會跟你在一起嗎?」她冷冷地看他。
    「她不會知道。」
    「你好自私......」羊徽瑜哼笑「表哥,你跟我真像......」羊徽瑜側身,身後的金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阿迪手上的糕餅落地,砸個粉碎。
    「妳的好哥哥,為了得到妳,利用我嫁給司馬師,設計何晏,妳覺得妳哥哥比較傻,妳比較傻,還是我比較傻?」
    「何晏......居然是被你......」金鄉全身顫抖,她吼他「你怎麼可以這樣!以前,他這麼照顧你,我們三人,還......還......」好多回憶湧上心頭,三人一起看花燈、三人一起在池邊打水漂、三人一起爬樹丟果子、三人一起......一幕幕像摔到地上的相框,支離破碎。
    「羊徽瑜!」阿迪憤恨不解地看羊徽瑜。
    羊徽瑜直勾勾的瞅他「金鄉若跟你在一起,就是跟她哥哥在一起,就是跟殺她夫君的兇手在一起!」她如此真心待他,他到底為什麼要隱瞞她,她若知道他與金鄉為親兄妹不能一起,她用得著放棄他嗎......
    金鄉哭著扭頭跑走,阿迪追上去一把抱住她「金鄉!金鄉!」
    「放開我......你放開我......」金鄉在他懷裡扭著哭著掙扎。
    「妳胡說,妳胡說。」阿迪不放手「就算是兄妹又怎樣,我依然喜歡妳,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跟妳在一起。」
    「你要我怎樣喜歡你,連想你都是一種罪惡,你知道嗎,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就算你害死何晏,也改變不了我們是兄妹的事實阿......」金鄉絕望的捶他「你怎麼可以......」
    「妳可以替何晏報仇」阿迪從懷裡拿出刀,握住金鄉顫抖的手,兩人一起握在刀柄上,刀尖朝著他的左胸膛「殺死我,或跟我走。」
    她還記得他左胸膛上充滿疤痕的雕青,如今她也要在上面劃一刀嗎......
    阿迪放開金鄉的手,站在原地,閉上眼睛。
    遠處的羊徽瑜,眼底映著金鄉握刀刺進自己的胸膛,金鄉的身影在阿迪面前緩緩倒下。終於,阿迪的身邊,只剩下她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