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缘26

    之后的日子里清一和清虚再也没有出现过,墨子谦也再没有闭关过,他将洛茜安排在自己的小院的隔壁,每日都会过来看上一眼,为她输些灵力,然后再聊上一会山外的奇闻怪事,日子过的到也平淡。

    大概唯一算得上是波澜的,就是墨子谦以门主的身份将季子淮逐出太一门,至于理由,两人都是闭口不言,不过看季子淮一副认罪伏诛的模样,定然也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连辩驳都没有做。

    渐渐的,太一门里有位隐居的门主夫人的传闻在仙门百家里流传开来。可毕竟只是流言,大家虽然好奇,怎奈太一门上下对此事都是叁缄其口,众人也就只有好奇的份了。

    有道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洛茜在太一门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着平静而祥和的日子。

    一转眼便过去了整整十年的岁月。

    北宋乾兴元年,春叁月。

    太一门坐落在凤栖山上,每年叁月春花遍野,自从洛茜上山之后墨子谦便亲自将山中长势最好的花木都移到了她的院中,此时正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的时候。

    墨子谦手里捧着一盆开着红色小碎花的茜草,满脸喜色的直奔洛茜的小院。

    在一株碧桃树下洛茜斜靠在一张躺椅上闭着眼小憩,树上的花朵娇艳欲滴,粉嫩动人,可树下的女人的一张脸却惨白如纸,就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

    墨子谦看着女人眼下浓重的乌黑和浑身上下透出的死气轻快的脚步顿时沉重无比,他心头一阵刺痛,终究还留不住她了吗?

    这时,女人似是有了察觉,缓缓的睁开眼,对着院门口的男人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轻声道:“早课做完了?”

    墨子谦立刻整理心神,露出一个笑容,举了下手上的花盆,示意道:“今天这帮孩子们帮我寻来了一盆红色的茜草,我便急急给你送来了。”

    大概是身负仙骨的缘故,墨子谦这十年间不单面貌成熟了不少,身上的仙气也越发浓郁。他走过之处虽然不至于步步生莲,却也称得上是生机盎然的模样。山下百姓早已传开说山上有位如画一般俊美的仙人,只要被他碰触一下便能祛病驱邪,福寿绵长,以至于不少人都不远万里一路叩拜前来求见。仙门百家更是无一不传说他已经成仙,只是贪恋凡尘才留恋与此,个个也是挤破了头想拜入仙人门下,再不济也能沾沾仙气。

    不过外人也知道,这位仙人可不是谁相见就能见的,不说他十年期间未曾迈出山门一步,就是入了山,也总是看不到他的踪迹。

    洛茜笑着想,若是外人得知,他们口中孤傲绝尘的清尘仙师每日都会拿着小玩意,一脸灿烂的来她这献宝,不知会惊讶到什么程度。

    墨子谦几步迈进院子,将花放在躺椅的近前,伸手将凉了的茶水温了,拿了个杯子倒了一杯慢慢的喝着,四下看了一圈道:“柳絮呢?”

    柳絮是六年前被门中弟子救回的一名哑女,因为手脚利落便被他派到这里伺候洛茜。

    “子清说后山有个蜜蜂窝,两人一起去采蜜了。”洛茜说着眼中闪过一抹艳羡之色,她这几年身体越来越差,别说是去山上了,就是下地行走都困难。

    墨子谦心头一疼,急忙道:“不然我带你去后山找他们吧!这两个家伙别被蜜蜂蛰的满头包回来。”

    洛茜失笑出声,道:“算了,那蜜蜂毕竟没有心智,你若是带我去,怕是到时候连咱们两个也一并蛰了,我们也就罢了,你堂堂一门之主若是顶着一脸包去见弟子,且不是颜面尽失。”

    还不等墨子谦配合着笑完,那边不知是不是一句话说的太长,洛茜眉头一皱便开始咳嗽了起来,墨子谦急忙给她倒了茶水润了嗓子,这才勉强压住了咳嗽。

    他急忙伸手要给洛茜输送灵力,却被女人一把反抓住手腕,阻止道:“别再浪费灵力了,你已经替我续了十年的命了,我知道,你尽力了。”

    院中一阵死寂,墨子谦双拳紧握,将头垂的低低的。

    都说他是谪仙人,都说靠近他就能长命百岁,可是他最最想呵护,最最想留住的人,却在他的眼前一点一点的油尽灯枯,他却无能为力。

    洛茜沉默了半晌,终于伸手攥住了男人的手指,低声道:“若是没有你这十年来的灵力来镇压我体内的魔气,我怕是早已经癫狂而死,你帮我偷了十年的时间,我很满足了。”

    “我……”墨子谦哽咽了一下,自责道:“我为什么没有再努力一点,若是修为能更高一些,说不定就有办法了。”

    “别这么说!”洛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若是没有这十年我拖累你,你或许真的会像他们所说的,已经圆满了呢!”

    她抬手将男人墨色发上的一片花瓣摘下,低声道:“我这盏灯早已经油尽,你即便继续帮我续命,也不过是多拖几日罢了。我是医生本就看淡了生死,无谓的治疗,只是徒增痛苦罢了。”

    墨子谦猛的抬起头,目中满是血丝,道:“可是你让我如何眼睁睁看着你就这么……这么……”

    他的声音再一次哽住,终于是没能说出后面的话。

    “子谦,谢谢你!”洛茜看着男人的眼睛,认真无比的致谢,随后她继续说道:“最后的日子,我想呆在他的身边,可以吗?”

    男人的眼圈瞬间就红了,他想拒绝,可是那些话他却根本说不出口。

    小院里除了春风吹过花苞的声音外,出奇的安静,不知过了多久,墨子谦终于哑着嗓子道:“这些年我怕你受不住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当初风北辞来山上找过你,被我赶下山后,他便自立门户,广收魔修,开宗立派,堂而皇之的修炼邪术,他与正道为敌,双手浸血,杀戮无数,如今坐下弟子已达叁千与众,信徒更是不计其数。这些年他盖宫殿,养美女,搜刮信徒金银,两年前更是成了当朝国师,地位早已不是一般人可比,可是他却没有履行承诺来接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茜茜,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风北辞了!”

    洛茜持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面上却是一片平静,道:“若非亲眼所见,纵使世间之人皆如此说他,我也是不信的。”

    “你若执意如此,我便陪你去见他好了!”墨子谦叹道。

    “不必了!”洛茜淡淡的道:“我们一同前去,多有不妥,还是我带柳絮去吧!”

    “不行!”墨子谦皱眉道:“此地离东京远隔千万里,若是不御剑飞行怕是要走上两月有余,你这身体哪里受得住啊!”

    洛茜眼眸低垂,像是在计算着什么,随后她对着墨子谦微微一笑,道:“那就有劳了!”

    +++++

    东京城外有一片规模堪比皇宫的巨大建筑,名为“乾坤宫”,乃是当今国师风北辞的修习之所。据说院内共有大小房屋殿舍共计七十间,其中最中心也最为奢华的便是乾坤殿,此处和殿前的广场便是举行各种仪式的地方,即便是乘车,从门口到乾坤殿也需要走上一盏茶的时间,可见乾坤院的宏伟和庞大。

    洛茜由墨子谦带着在城外一处约定地点落下,那里早有当地的仙门接到消息带着马车前来迎接,迎接的队伍颇为庞大,从老到小足足有四十多人在那里翘首以盼,毕竟接待十年未下山的墨子谦可是无上光荣的事情。

    一见两人落地,众人立刻涌了上来,为首乃是当地最大的仙门世家家主,姓夏,是个微胖的中年男子,看到墨子谦先是兴奋,随后却在看到他怀里居然抱着个人的时候又是一阵错愕。

    洛茜被裹在一个巨大的黑色披风里,严严实实,外面根本看不见,可大家一联想到那太一门主夫人的传言更是对他怀中之人好奇不已。

    夏宗主知道墨子谦不喜欢啰嗦的逢迎,撞了撞胆子,上前施礼道:“我等已经为仙师准备好住所,请仙师移驾。”

    “有劳了!”墨子谦微微颔首,算是还礼,于是抱着洛茜便要上马车,谁知他还没走到马车前,便听见远处响起一阵马蹄轰鸣,一队骑兵已经飞驰而来,男人微微蹙眉,站在原地看向来人。

    那队骑兵足足有二百人,他们个个一身黑色盔甲,上面用红色画着古怪的纹路,胯下也都是一水毛色黑亮的骏马,夏宗主刚一看清来人便慌成一团,惊呼道:“是玄甲营,他们怎么知道的?”

    墨子谦的眉头一下皱的死紧,刚才看到这队骑兵时,他本以为是那位王爷侯爷的家兵,毕竟自己在京中贵胄中也颇有声望,可这玄甲营他却是如雷贯耳,因为他们正是风北辞一手组建成立的,其中全部都是他的门徒弟子,个个对他忠心不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