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殡仪馆

    K市,殡仪馆。

    大概是因为所谓的五千年封建余毒,又或者是根深蒂固骨子里对死亡的敬畏。殡仪馆这个地方总是能让人打心眼里泛着寒意,不知不觉就立刻庄严肃穆了起来。

    特别是遗体告别厅。

    来这里的人,无论是不肖子孙,还是狐朋狗党,即便是心里乐开了花,也不会在这种地方露出半分喜色。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些必要的伪装还是要做的。

    K市这种十八线城市,殡仪馆不算大,生意却也算是兴隆。流程基本与大城市接轨,一应设施也很完备。

    当看着那灰白色的骨灰,被盛在一个铁制的盘子里送出来的时候,双眼红肿且不停用纸巾擦着鼻涕的洛小溪心里莫名有点想笑,她没法想象舅舅那样的胖子,最后居然也能塞这样狭小的盒子里。

    一路涕泪横流的将盒子送到了骨灰寄放处。恭恭敬敬的对着憨态可掬的遗像鞠了一躬。她在工作人员的赞许中离开了集体宿舍,

    其实她挺想解释一下,自己不是伤心,而是伤风。

    她和舅舅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可是她却真的一点都伤心不起来。不是她冷血冷情,而是她不记得了。

    如此狗血的剧情就这样发生在了洛小溪的身上,她觉得自己也许可以在日后的某个时间里写本书,以纪念自己这戏剧般的经历。

    一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她侥幸逃生,从医院里睁开眼睛时,她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连自己是谁都要问别人。

    医生告诉她,她所乘坐的小轿车被违章超车的车辆挤下了桥,掉进了A市的江水里。打捞出来的时候,前面的风挡玻璃全部被撞碎,车里只有她和一个六岁的男孩。

    经过孩子的指认和身份识别,警察叔叔们找到了她的身份。

    她叫洛小溪,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只有一个神棍舅舅,每天在全国各地招摇撞骗,已经因为诈骗进过无数次的拘留所了。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孤儿院因为院长去世无人打理也散了。

    那孩子是她的儿子,叫苏轩宇,小名叫君君,今年六岁。据说她还有个结婚七年的丈夫,叫苏寒,据说是某建筑公司的现场监理。而这个人也已经在车祸的前几天失踪了。

    洛小溪从不认为自己是那种没车没房,父母双亡的灰姑娘,也不指望有朝一日会有一位王子从天而降给她一双水晶鞋。她更觉得自己是路边的一株杂草,任你如何踩踏蹂躏,还是没皮没脸的继续灿烂着。于是,每天她都用一种近似乎杂草一般的生命力在生死线上挣扎着。

    想着想着,她的目光突然被远处的一个身影吸住,心脏不由自主的漏跳了一拍。

    那身影高大挺拔,熨帖合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一看就不是便宜货。不过洛小溪丝毫不怀疑,就算给他一件十块钱的的地摊货,这人也能穿出米兰时装秀的感觉。

    男人眉目俊朗,轮廓深邃,麦色的皮肤,配上个黑色拉丝眼镜,简直就是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霸道总裁真人版,虽然她知道那只是一副平光静,他并不近视。

    他叫贺子谦,是洛小溪所在公司办公楼里,心理咨询室的老板兼首席心理咨询师。听听,心理咨询师,多牛逼的职业。自从这个男人来了之后。她们以前那个英俊帅气的公司少主,就被迫让位,乖乖的滚下神坛,把“第一想睡男人”的光荣头衔让给了他。于是,贺子谦成为了整栋大楼里,所有已婚的,未婚女人们的yy对象。忘了,还有她这个非丧偶,非离异,伴侣不详的女人。

    男人总是很严肃,眉头总是微微皱着,喜欢板着一张脸,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禁欲气息。用公司其他同事的话就是说,越是这样的人,你想把他扑倒吃干净,渴望看他为自己疯狂的样子。

    想象中的男神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对于女人来说,诱惑确实不小。于是在短短的叁秒钟内,某位女士就已经构思出了一部二十集的狗血偶像剧剧情,好好的在自己心里YY了一把。

    然而就在这时,洛小溪的单侧鼻孔突然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一个开始外淌,跟着,一股清澈的液体顺着鼻腔流下,突如其来的生理原因打断了女人的美梦,她急忙从兜里翻出纸巾堵住即将飞流直下叁千尺的清鼻涕。

    伤风感冒真的够烦人的!刚才差点以为是自己YY男神流鼻血了。女人心想。

    她顺势抬头看着天空。今天的天色很阴沉,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息。似乎只要伸手一拧,就能从空气当中拧出水来一样。她静静的,看着这样的天,看着天空上滚滚的乌云。

    突然,她的肩膀被人轻轻的撞了一下。女人侧过头去,就见那只应天上有的男神正站在她的身旁,高傲的抬着下巴。

    她是第一次和对方离得这么近。她发现男人很高,自己只将将看到他肩膀。女人自下向上看着,算着这样的角度会不会和看乌云的角度差不多。

    “你挡住路了,让一下!”

    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成熟男人特有的磁性。却明显微微有些颤抖,也许是因为失去了亲人的缘故,情绪似乎有些不太稳定,却又好像在极力的克制压抑着。

    是一个成熟男人应有的表现!

    洛小溪在心里默默的点点头称赞。男人见她没有反应和动作,不耐烦的直接动手将她推到了一边。

    男人的力气很大,她被推了个踉跄,差点没直接摔到。

    果然!有帅气又温柔的男神在是个世界上的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存在也不是她这种肉体凡胎能有幸遇到的。

    一滴冰冷的雨水落在她的鼻梁上,她想,她大概知道男人着急的原因了。毕竟那么贵的衣服一旦被雨水淋了,估计就直接报废了,想来也算是暴殄天物吧!

    冰冷且急促的雨点,毫不客气的打在女人的身上,她却觉得无比的凉爽自在。

    自己应该是有些自虐倾向的!女人心想。

    突然,眼前一花,一个东西已经准确无比的打在了她的脑门上,女人下意识的伸手一捂,入手的时候才发现那竟然是一把黑色的伞,简单到没有一丝的装饰和花纹,而且——看上去很值钱的样子。

    她愣愣的顺着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却只是男神那辆宝马潇洒离去的尾灯。

    男神就是男神,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女人眨了眨眼,撑开手中的伞,确定那确实不是一柄坏伞之后,她将一切归为男神的爱心和良好的教养,不去想也许对方只是没地方扔了而已。于是她快快乐乐的撑起伞,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去买张彩票,这样才不辜负自己幸运的一天。

    撑着男神“送”给自己的伞,往最近的公交车站走着,洛小溪心想:若是放在10年前,自己还是青春貌美,年华正盛的时候。遇到这样的男神,大概会厚脸皮,不计后果的去追求一番吧!即便没有结果也算是成全了自己的年少轻狂。

    可是,想一想自己镜子里“黄脸婆”的样子。再想一想,自己那6岁大的儿子,所有的激情和热血,一下子消失殆尽。

    女人想着用手指搓了搓那把雨伞,觉得它可以当做纪念品。

    洛小溪很快就到站下车了,那是在市郊非常老旧的一处封闭式小区,红砖的院墙格外破旧,斑驳的墙面上随处可见用白色的涂料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

    这里曾经是一个工厂,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工厂大院,有着自己的独立商店、学校,据说曾经还有独立的警察局,当然,这都是改革开放之前的事情,之后国有企业渐渐没落,这样的大院也就慢慢被荒废了,人们相继搬走,空荡荡的,只剩下几家钉子户,还顽强的守着这里。大家都很熟悉,彼此几乎都是子一辈父一辈的交情,张叔李婶的叫着,互相照顾着,偌大的筒子楼里,像极了一个封闭的古老村落。

    看着洛小溪回来,门口小房里的李大爷从开着的窗户笑着和她打招呼:“细妹子,回来了?”

    “是啊!”洛小溪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道:“李伯伯早啊!”

    据说这个李大爷曾经是这个工厂的车间主任,后来儿子有了出息出国留学,他们老两口却没有搬走,后来他老婆病逝了,儿子也好几次让他一起移民国外都被他拒绝了。不过,如今这里马上要拆迁,他也终于准备离开这里去和儿子团聚了。

    进了厂区大院,两旁是两排铁质的宣传板,上面的镶嵌的玻璃早就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里面还贴着白纸写着的一份名单,虽然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名字,但是那“下岗”两个字却格外坚强的清晰可见。

    雨渐渐的小了,女人收起伞,在满是水坑的水泥石板小路上甩了甩,转进了自己住的那栋叁层公寓楼。

    一进楼迎面扑来的就是一股难以形容的老旧建筑的霉味,在这样的雨天里格外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