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1(走绳play)

    很感谢你们在茫茫文海之中发现了我和我的文章\\   ?(   ?   )?   //!

    在开始之前我得要给新来的小宝贝一些食用注意事项(?ω?   )

    前几章可能会让大家产生一些错觉,但是男主们的身份很多很多很多,是披着电竞皮的【黑道/霸总/SM/高干/师生】等,这篇文非常非常【不电竞】,女主【不会】成为电竞选手。

    我【知道】职业电竞选手的规则,不用给我科普|*′艸`*)   但是我笔下的男主们是【不需要】去遵守的。

    文章背景的网游设定会非常的明显,只要你玩过都会能认出来へ(;′Д`へ)但是游戏我已经a啦,我【不希望】有人认亲和指出。

    电竞和网游只是我的【个人爱好】设定,就和正文的其他设定一样,我也不接受因为我的文不符合职业电竞选手及其他设定的规则条例而给我打差评小作文(′?皿?`)

    我是超——喜欢和人嗦发的叽叽!你的评论我全都会看!你有打字的评论我都会回复!很感谢你们愿意来到我的世界,如果你能喜欢我创造的小世界真是太好啦!如果不喜欢这篇文希望可以安静哒离开,不要骂我,我们可以在下一次相遇!

    ——正文分割线\\   ?(   ?   )?   //

    言阮发誓,等她从君临的训练基地离开后,她要脱粉。

    不仅要脱粉,还要粉转黑,从此要站在怼君临的第一战线上!

    “呜呜……连队…走不动了……哈啊…好,好疼……”言阮满脸都是泪痕,小脸潮红,白皙的身体被红绳捆成龟甲缚的样式,双手被绑在身后,一条麻绳从房间的这头连到那头,绳子上每隔不远处就有一个粗大的绳结。

    六个男人都满脸兴味的看着小少女忍耐压抑的哀求和明显快要到达临界值的羞耻度,但是谁都没有出声制止。

    连奕被点到名,他本来站在墙边,看着小少女自惩罚开始就一直想耍小聪明,想用两瓣阴户来遮挡保护一下阴蒂被粗糙的麻绳摩擦时的强烈感觉。但是因为他把绳子拉的很高,所以失败了,反而还没走到三步就开始腿发抖哭唧唧的求他。

    绳子是浸了油的,并且是选择了最优制的情趣用麻绳,对人体能造成的伤害非常有限。言阮这是第一次受到这么正式的惩罚,在他们日常的训练室里,被君临的所有人虎视眈眈盯着她的身子。只有她是裸着的,他们都穿着战队队服,衣冠整洁。

    “真的走不动了?”连奕抬眼看她。

    言阮赶忙点头,整个屁股都在扑簌簌的发抖。

    连奕的表情变化不大,他站直身体,走近了言阮身边:“走不动了没关系,你随时可以放弃。”

    言阮差点就吼出来,我不玩了,我放弃,求求你们放我下来吧。然而连奕话锋一转,伸手掐了一把言阮小巧的乳尖:“但是惩罚必须有始有终。放弃的话,剩下没走的部分,会全部塞进你那小阴道里。”

    言阮被这个威胁逼得全身都泛起了红,她看着绳结那遥远的尽头,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彷徨的害怕。

    “软软有很多选择。”连奕嘴角微微勾起,“你可以走完这个绳罚,也可以选择被这七米长的绳子填满。”

    “但是软软会知道,你主动配合完一段惩罚,和由我们动手,那可是不一样的。”

    言阮鼻子一酸,抖着腿又委屈又害怕又羞耻,短促断续的抽泣了起来,但是她更害怕完不成这个惩罚之后引起的连锁反应。

    她不就是今天没有到这场晋级赛的现场吗,至于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已经是连续两届金手指杯的冠军了,不就是一场初级比赛……如果能输了那才奇怪……

    君临战队当然没输,赢的轻轻松松理所当然的,但是当几个人从赛场下来之后,该算的帐就得好好算算了。

    抖了半天,言阮终于走到了第一个绳结处。最隐秘的身体部位在绳子的摩擦下已经到了极度敏感,此时那半径不到三厘米的绳结对于言阮来说不亚于一座大山,言阮哭得越来越可怜,委屈的模样让人心尖发痒。

    圆润的绳结碾压到阴蒂,绳子拉得很高,言阮想踮起脚尖缓和一下自己体重和绳子的相互作用力,但是完全没有效果。

    “我、我不行了……呜呜呜……”言阮再次想要哭求,乳尖上却抵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体。她低头一看,立马襟声了。

    那是一个前段扁平的调教鞭,连奕的动作带着威胁,表情却没有多大变化:“软软可以,撑得住的。”

    言阮吸了吸鼻子,完全不想合作了。可是连奕不再纵着她,稍显坚硬的调教鞭毫不留情的打在那圆润挺翘,因为主人的情绪变得粉红的臀瓣上,把言阮打得一抖。

    “呜!”言阮往前缩了缩,虽然只是一小点幅度的动作,但是对于已经敏感值max的阴蒂来说,绳结的拧动滚擦诚实的蹂躏着阴蒂,那尖锐的快感直冲脑门,身后被鞭打的臀肉在快感的冲击融合下形成了诡异的和谐,言阮腿一软,差点直接要跪了下去。

    “继续。”连奕没让言阮倒下,他立刻扶住了言阮,并且对她想要逃避的行为又对着臀肉来了一鞭子。

    言阮疼得叫出声,委屈几乎要满溢而出,她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这样对她,用这种方式,激烈又深刻的惩罚她。

    “呜呜呜、我真的,真的不行了,求求你……连队……求求你……”言阮在鞭挞下就像是被提着耳朵的兔子,硬生生被撵着走了三米,整个人就像是煮熟的虾米一样红,腿根的颤抖非常明显,体力流逝的极快。要说一开始是因为别扭害羞不肯走,现在是体力都耗尽了。

    “还有一半多呢。”一直在观看这场调教的陆妄微笑着提醒道,他的下体已经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其他人也是。但是看着这个小东西被教训,期期艾艾的执行命令,抗拒却又不得不服从的样子……

    真是有些欲罢不能呢。

    “我不行了、不行了……”言阮将身体都贴着靠到连奕身上,她只到连奕的锁骨,软着身体靠着对方也很难保持平衡。

    连奕伸出手把言阮给抱起来了,二指抚了抚被摩擦发红的腿根嫩肉和湿透了的穴口,微笑道:“小骗子,明明这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