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五 命运

    尘庙有一个传统,若前来求姻缘之人将心愿写在贴身之物上,然后将它封存好埋于姻缘树旁的地底,愿望会更加灵验。

    今日,姻缘树旁的空地上,几张桌案并排陈列,其上摆着笔墨纸砚专供人书写。这会儿,桌前已站满善男信女,其中两人格外显眼,只因他们气质脱俗,容貌非凡。

    “你在想什么?”

    已经书写完毕的容轩见洛芍提起笔迟迟未落下且神情发愣,不禁询问出声。

    “没想什么。”洛芍回过神来,提笔欲落,转头又看向他,提醒道:“你不许看。”

    “行,我先去找地将它埋了,你慢慢写。”容轩拿着封存好的贴身之物,转身离去。

    他走后,洛芍的笔这才落下。她选择的贴身之物是一方丝帕,书写时,她神情专致,一笔一划苍劲有力,内心充满祈盼:若真有神灵,希望它能听见自己的心愿。

    书写完毕后,她正欲拿起丝帕,一阵风不知从何处刮来将它吹走,她赶忙追了上去。只是,那方丝帕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不停往前飞,她便不停在后面追,不知不觉脱离人群,来到一方僻静之处。尘庙临山而建,她现在来到的正是庙内后林,四周树木丛生,毫无人迹。

    终于,风停了,丝帕落于一座拱桥之上,她小步跑过去走上桥头,与此同时,有人从另一边走上桥尾。不多时,他们在桥中相遇,视线相撞的那一瞬间,万籁俱寂,时间缓慢流逝,仿佛已经地老天荒。

    洛芍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遇见龙玄止,杏眼圆睁,惊讶不已。而龙玄止的反应恰好与她相反,他似是知道自己会与她在此相遇,脸上只有喜悦,没有惊讶。

    又是一阵风拂过,将原本落在桥中的丝帕吹走,恰好落于他脚底。她还没来得及跑过去,便见他将它拾起,低头仔细看着。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他轻声将丝帕上的字句念出来,内心仿佛被什么击中,波澜乍起。

    她快步跑过去,正欲夺回丝帕,却被他高高举起,如何都够不着。一气之下,她顾不上身份,朝他怒吼一声:“还给我!”

    “这几句话,可是你心中所愿?”他低头看着她,拿着丝帕的手依旧高高举起。

    “是又如何?”她没好气地回道。不过,她光顾着抢丝帕,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身子与他的几乎贴在一起,他伸出另一只手稍稍一揽,便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时之间,她的头靠在他的胸膛,耳边温暖一片。

    紧接着,她听到了他深情温柔的呢喃声: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也正是我心中所愿。”

    她使劲将他推开,丝帕也不要了,转身走下桥,薄唇紧抿,神情微妙。

    他一个健步追上她,将丝帕递与她,她拿回后脚下步伐更快了。不过,她再快也没有他快,只见他一步不落地走在她身旁,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你就不好奇我为何在这?”

    “不好奇。”

    纵使她如此回答,他还是自顾自地说道:“方才那座桥名为‘姻缘桥’,隐藏在庙内极难寻到,若男女在桥上邂逅,他们便是命中注定之人,会携手一生,白头到老,”

    “殿下信口拈来的本事还真让人佩服。”

    “我说的可是真话,不信你去问庙内人。”

    “不管你说的真假与否,都跟我没半点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他突然挡在她身前,一脸认真道:“你我在桥上相遇,正是彼此命中注定之人。”

    “那只是你认为,与我无关。”她再次强调道。

    “你不想承认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她绕过他继续前行,面对此般无赖,多说无益。只是,走着走着,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似是迷路了,如何都走不出这山林。

    “还是我带你出去吧。”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龙玄止突然走到她前头带路,还不忘嘱咐一声:“跟紧点。”

    她半信半疑地跟在他身后,心想他怎么悠闲地像在逛自家花园?

    一刻钟后,他们走出山林,总算看到人群。她凭记忆朝姻缘树的方向走去,谁知龙玄止亦往那边走,她终于忍不住出声道:“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我去找人,刚好跟你同方向罢了。”

    她不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权当他不存在,而他看着她的背影邪魅一笑,心中开始打起另一番算盘。

    “殿下,我总算找到你了!”

    快到时,一名女子忽然径直冲龙玄止跑来,洛芍定睛一看,发现她竟是惠芷盈,顿时心下大窘:原来他真的是来找人的,不是跟着自己。

    与此同时,容轩看到了洛芍,高呼一声:“洛芍!”说完,也往这边跑来。

    他们几乎是同时到达的,末了四人相视,气氛有些微妙,惠芷盈最先问出声:“容世子,洛芍,你们怎会在一起?又怎会在这?”在她看来,洛芍是宫女,容轩是世子,身份悬殊,没理由结伴出行,还来到姻缘庙。

    “跟你们一样,出来走走。”容轩爽朗一笑,倒是毫无避讳。

    “原来如此。”惠芷盈点点头,接着又调侃几句:“每次见到世子身旁都有不同美人,此等艳福还真是令人羡慕。”

    “你可别乱说,旁人乍一听还以为我是个花花公子呢。”

    “如若不然,怎会把宫女拐来这?”惠芷盈的视线在他们之间流转,笑容暧昧。

    “她是我新结交的朋友,与朋友出游,无甚奇怪。”说着,容轩亲呢地用胳膊碰碰洛芍的肩膀,转头询问:“你说是吧?”

    “是的。”说话时,洛芍不经意间与龙玄止的目光相碰撞,被他眸中的凛厉之色惊了惊心。她不知道的是,龙玄止的凛厉不是为她的谎言,而是为容轩对她的触碰。

    “倒真是我多想了。”惠芷盈没注意到龙玄止的异常,还在与容轩打趣,容轩瞥了龙玄止一眼,继续询问洛芍:“你之前突然消失不见,是跟玄止待在一起?”

    “不是!”洛芍急忙否认,过后又察觉自己的反应过于强烈,便加以解释:“我们方才在前头恰巧碰见,这才一起走过来。”

    “你去做甚了?”

    “我的丝帕被风吹走,我为了捡它误入后林迷了路,许久才走出来。”这次,洛芍是实话实说,只不过隐瞒了与龙玄止在姻缘桥相遇一事。

    “殿下,你方才又去做甚了?你可知我找你找了好久。”惠芷盈亦发问。

    “我嘛……”龙玄止看着洛芍,笑容颇有深意,洛芍以为他要说出那件事,拼命给他使眼色,他挑挑眉,继续道:“我去找寻那座传说中的姻缘桥了。”

    “可有找到?”

    “并未找到。”

    闻言,洛芍暗地里松了一口。她可不想让龙玄止道出实情,毕竟准太子妃惠芷盈在这,若是产生没必要的误会就不好了。

    “你向来不信神佛之论,怎地如今特意去寻找传说中的姻缘桥?”容轩甚为惊讶。

    “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真想知道是什么让你改观了。”容轩感叹一声。他自小与龙玄止相识,深知他的脾性,若认定什么事情如何都不会改观,可以说犟如倔牛。

    龙玄止笑而不语,惠芷盈猜测道:“约莫是鉴吾大师让他改观的。”

    “他见过鉴吾大师?”这会,容轩更惊讶了。

    “不仅如此,大师还留他在房内算了一卦。”

    “不是说大师今日只给一位有缘人算卦吗?”容轩下意识地问出口,龙玄止听了立马反问一句:“你怎知我不是那位有缘人?听你这语气,似是知道另有其人?”

    容轩愣了愣,几秒后才摇头回道:“不知道,只是没想到此等好事会让你碰见。”接着,他又问:“我倒是很好奇,大师给你算了何卦?又说了甚?”

    面对容轩的追问,龙玄止只回了一句话:“天机不可泄露。”

    而洛芍自从听到鉴吾大师的名字,便低下头一直未出声,心里不知在想什么。龙玄止看着她,嘴边突然浮现了然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