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禁挑衅(下)

    如果要问慕云澍,现在是何感受——肉疼,十分肉疼。

    签支票的时候,她表面上云淡风轻地笑,心头血却滴成一道小溪。

    如果要问慕云澍,这顿晚饭买的有必要吗——有必要。

    叶椿无权无势,任她欺负,她却不肯让别人拿他当件商品,随意支配或宰割。

    这像是给众人敲响了警钟。若觊觎少年难得美色,先要掂量掂量慕云澍这三个字,是不是自己想得罪的。

    烛火摇曳之处,叶椿望向女人的双眼。她沉思的眸染上微光,容易被错觉成难得的暖意。

    Grosse   Piece(主菜)上桌之前,慕云澍好像刚回神的样子,望着隔自己有段距离的几台摄像机,“不是要直播吗,怎么不开?”

    “慕女士。”负责人很快走到她身侧。他鞠躬,轻声说:“这是要经您本人同意的。”

    “同意,怎么不同意。”久居幕后的慕导,在镜头前一样泰然自如。“你可以在旁边给我读几条弹幕,网友若问什么问题,我们乐意作答。”

    负责人一时哑口,感叹慕云澍不愧是圈内人,识趣得很。

    剧情走向有点奇怪。前几个问题一看就是Yea粉丝提的,比如叶椿在《夏娃》里哪出是假戏,哪出是真做;叶椿平日有什么爱好;更有甚者,问叶椿的尺寸。

    俊美少年黑眸认真,“没有仔细量过。”

    慕云澍在对面切着鹅肝,看戏般似笑非笑,结果观众注意力似乎就突然抛到她头上。

    “为什么在《夏娃》的激情戏中选择错位拍摄?”

    “前年《侬本佳人》大获成功,慕导有打算再拍同性题材吗?”

    “慕导最偏爱自己的哪部作品?”

    慕云澍很少接受台上采访,这次直播让很多影粉抓住机会。

    一时间慕云澍成为被关注的主角,叶椿反而沦为陪衬。

    慕云澍蹙眉思索,瞧见叶椿好整以暇地品着红酒,看戏。

    最后一个问题。“您和叶椿是否有超越导演和演员之间的关系?”

    八卦气息顿显,使得现场都静谧几分。叶椿低头把鳕鱼切成小块,作为当事人,他不是很在意。

    众人的等待中,慕云澍沉静片刻,她扯扯唇角,看着镜头,语气恬淡。

    “各位,叶椿是慕某的小朋友,如果有别人欺负他,我会难过的。”

    第二天,看到新闻时,慕云澍都不能不赞叹霍逸寒这人,是天生商人。

    一千万的话题转向,变成银豹传媒大方支持公益事业,导演男优cp助阵,带动《夏娃》票房持温。

    这相当于花她慕云澍的钱,给他做了个极妙的广告。她的每一步棋,每一条思路,可能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

    这种发现让她深感挫败,却又不是很意外。

    叶椿按住她拿筷子戳着空盘的手:“你最近好爱发呆。”

    慕云澍突然被阴影罩了一头,叶椿起身,温热的舌尖舔上她的嘴唇,随即撤开。

    “这里,”叶椿指指自己嘴角,解释,“沾了一点酱。”

    “叶椿,不会生气吗?”

    被利用,被标价,被摆布。

    “不会生气吗?”少年的沉默中,慕云澍执拗发问,咄咄逼人。

    “我把自己卖给你了,忘了吗?”少年低语。

    所以,在此前提下,关于她,一切都可以被接受,被原谅。

    她给的砒霜或蜜糖,都算如愿以偿。

    慕云澍闻言,骑到叶椿腿上,腿侧的嫩肤被他略硬的裤料磨砺着,双手后绕,抓着他的肩膀,把身体埋进年轻温热的胸膛里,与他耳鬓厮磨。

    她身下微微泛湿,很轻易地动情了。

    少年硬鼓的欲望隔着衣料一下一下地顶弄,慕云澍眼角泛起潮红。

    “……我还要去公司。”

    “我会尽量快一点。”

    慕云澍再去找霍逸寒时,脑海里全是拍卖夜离开前,寂枫耐人寻味的话。

    “澍澍,你是不是犯傻了,没看明白吗?你对那个小孩的在意多一点,危险就多一点。”

    寂枫和她认识的时间比沈魅歌更久,他知道那些陈年旧事。

    “你对待叶椿的模样,像极了当年老霍对待你的模样。你们师徒,再玩什么轮回游戏?不过我提醒你,澍澍,别玩得那么认真,会惹到他。”

    此时,慕云澍敲开霍董的门,却被充斥乙醚味道的手帕捂住口鼻。

    昏倒前,慕云澍唯一的念头,就是告诉寂枫,他的提醒是马后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