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挨这个男人操的标志

    【字数:1085】

    下班高峰期,地铁内人满为患,拥挤,憋闷,气味不佳。

    车厢门缓缓合上,伍韶希被挤压着立在门旁的位置,神色紧张地面对着车厢内壁,心里鼓点越敲越急。

    车一启动不久,她便觉得身后紧挨着她的人,实在有些异常。

    那是一个男人,高高的身影投映在白漆面的车厢内壁上,当然是看不清容貌的,只看得出他和她一样,脸庞正对着内壁。

    他的左手,有意无意地,直徘徊在她的腰侧。

    如果能够同时向左移动一个身位,伍韶希就可以和这个男人在车门玻璃上看到彼此的脸与目光,但很遗憾,谁也挪动不了。

    她使力向左向右转头瞧,人人表情淡漠疲倦。

    伍韶希的右手紧紧抓握着身侧那竖向的长扶杆,指关节都犯了白。

    扶杆上还有几只手,女人的,男人的,年少的,年老的。

    车体突然有轻微晃动,竖长的扶杆上,“啪”的一下,多了一只修长的大手,而伍韶希的腰侧,也结结实实附上来一只手。

    脏话冲到伍韶希的齿关,她人也本能地在逼仄的空间里挣扎扭动,左手使了吃奶的力气想把那只大手从自己腰上抠下来,目光却扫到扶杆上的那只新加入的手。

    这只手的腕部内侧皮肤上,有一块直径不足一厘米的莹亮的圆形绿色光斑。

    伍韶希刹时一窒,心里头惊怒恨怨惧,满当当,道不清。

    荧绿光斑是这男人可以操她、而她也必须挨他操的标志,在这个该死的“5N5D   Fantasy   Tour   Packages”系统里。

    大约半小时前,在被拖进那扇门后,她被告知了一系列“行程注意事项”,光斑问题正是其中之一。

    半小时很长,足够她在正式“行程”开始前,“享受”一连串“欢迎仪式”,当然准确来讲,应叫作“下马威”。

    半小时很短,短得她根本无法全盘消化与接受,于是体现在当下,即便她被身后的男人紧紧圈在怀里,即便他手腕上有那么一小块闪亮而无声的“宣告”,她还是循着素来的性子,本能地想要扬声叱骂和求助。

    她想高声骂他,想引起乘客们的关注,想明确让他知道她会报警,但一连串无需腹稿、本该源源不绝道出来的话,从第一个词的第一个字,她就喊不出。

    她的嗓子像被掐住了一样。

    是,这他妈确实符合“行程注意事项”的内容:该她挨的操,避是避不了的,不要也得要。

    伍韶希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心扑腾直跳,换了一句无关痛痒的抱怨,提声再试:“挤死我了!看着点儿!”

    声音清脆,几近高亢。

    车厢里固然不安静,但这尖锐焦躁的一嗓子嚎出来,乘客们立时向她投来短暂的注目礼。

    她耳侧突然传来温热的气息和一声克制过的笑。

    是那男人低了头,唇在她白皙修长的颈子和小巧的耳珠间若即若离,“韶儿。”

    磁性而陌生的男声,语气却是没来由地熟稔。

    武韶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飞快地转头。

    首当其冲扑入她眼帘的,是一管高挺的漂亮鼻子。

    男人用结实的小臂横拦她腰腹,惊得她身子一颤,小腹急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