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第七章   鼠人   番外篇
    「騙人!!怎麼會是鼠人!!我要玩帥氣的種族呀!!」野外的一座崩壞的遺跡角落中,
    一窩鼠人在那竊竊私語著,而在鼠人中有一個體突然大喊著衝了出去。
    「那小傢伙怎麼了?不會是吃錯東西了吧?斯斯」
    「不知道耶但狩獵快開始了不要理他拉!今天要多抓幾個女人..斯斯」
    「對對....不用管他啦!!斯斯」
    灰鼠人:外觀看起來就如同站立的老鼠一般,不過身材纖細而手腳也幾乎如同人類,個
    體實力弱小智商堪憂,習慣依靠群體掠奪獵物,繁殖力極強但死亡率也極高。
    遺跡外面的樹下,一隻鼠人身旁跟著一個全身長滿毛皮的裸男,經歷了一陣奔跑正在嘶
    喘著。
    我叫做叮噹,沒想到進入遊戲設定人物時因為系統推薦說隨機的話有機會可以選到課金
    種族,一個把持不住就選了全部隨機,沒想到進入遊戲後發現自己人物是低等的鼠人族…
    這種除了繁殖力外一無是處的種族。
    「也別那麼灰心啦,什麼種族都是有機會爬上巔峰的啦」一個光球突然冒出來說
    「你...你是什麼東西」我驚訝的說。
    「吾是您的教學精靈啦,名字乃是紅茶」光球向我自我介紹。
    「不過現在看起來您很慌張,所以還是先由吾來講解下讓您冷靜冷靜吧」之後就開始自
    顧自的說著。
    「首先是魔物玩家的介紹,魔物玩家與一般種族玩家不同無法抓取寵物,取而代之是能
    降伏或是繁殖其它魔物當作手下,再來是操作問題   ,魔物玩家通常能控制人型和魔物型
    兩個分身可以依靠意識切換   ,這是因為有些物種與人類體態相差太遠,怕玩家無法適應操
    作」
    「接著講解升級的部分,魔物玩家與一般玩家強化寵物增加戰力不同,魔物玩家只要擊
    殺其它魔物便能吸取它身上魔力強化自己,當能量到達一定程度時就會進化,而越低等的
    魔物越容易進化能選擇的道路也越多,所以雖然起點低但不一定會輸給高級的魔物」
    所以我也有機會進化到跟龍一樣強嗎?不過我想像不出跟龍一樣強悍的老鼠……
    「那我首先做什麼比較好?」我急忙詢問紅茶。
    「可以先參加鼠人的狩獵,練習下鼠人是如何戰鬥的」紅茶看了下周遭的環境給出了建
    議。
    而當天我就跟著參加了鼠人的狩獵,在夜晚的遺跡中衝出數十隻鼠人襲擊了附近的一個
    村莊,雖然有npc警衛們的守護而讓我們死去了幾隻鼠人,但還是讓鼠群捕獲到幾位村民
    還有一些食物。
    回到了遺跡中鼠人們將獵物依照男女分開後,全部圍在獵物的遭周開始強暴輪姦榨取種
    子和種下鼠人的胎兒,在鼠人中我的地位看起來是最低的所以被排擠在最後面,不過此時
    看著被前幾個鼠人玩弄過後,女人的肉體上布滿的傷疤和髒汙實在是激不起我的興致。
    鼠人們性交的方式跟人類差不多,不過老鼠的陰莖頂上有一根刺,聽紅茶的介紹說鼠人
    雖然都是一群圍上去就直接大鍋炒,不過第一個一定是地位最高的先來,鼠人分泌出的體
    液會讓母體進入興奮狀態強制排卵,而後當精液射入子宮內保證一定懷孕而且是多胞胎,
    並且還會產生另一種體液讓子宮內結出一個硬塊來保證後面射進的精液不會讓母體懷孕,
    而保持自己的血脈在群體中一直存在,因為魔物會對自己的後代有一種天生的控制力,除
    非後代實力超越了長輩不然都會自然而然的聽從指示。
    當聽到這的時候我心想,如果我依舊在這群體中混看樣子是很難變強的樣子,全部資源
    完全都被鼠人首領壟斷了。
    隨後我趁著白天鼠群都在睡覺時逃出遺跡,或許其它鼠人也發現了只是不加以理會,畢
    竟少掉了我一隻他們能分到的戰利品和享受獵物的時間也更多。
    不過逃出來後我才想到,單獨一隻的鼠人實在是太弱小了,我能用的武器也只有路邊撿
    來的石頭和木棒,在附近亂晃的過程中遇到一隻像是狼的野獸在九死一生中終於逃脫後下
    定了決心,至少要變強到能自己狩獵才可以脫離鼠群。
    於是想了很久最後搜集了很多木材回遺跡中,過後的每天一早我就出去搜集木材堆積在
    遺跡裡而晚上就跟著鼠群去狩獵鍛鍊,伴隨著被打種的女人們產下新的鼠人而且較老的鼠
    人一一陣亡後我的地位也越來越高,在搶奪食物和獵物的過程中我也成功背後偷襲殺過幾
    隻鼠人,牠們死亡時能感覺到有某種東西進入我的體內,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魔力吧,而且
    能清晰感覺到自身的力量微微增加。
    不久我就發現族群裡每隔段時間,年紀在前面的幾隻鼠人就會被首領單獨叫去談話,然
    後就不再出現了,我想八成是變成經驗值了....於是我只好加緊搜集木材的速度。
    在經過了幾週的努力後,我在白天中趁著鼠群在睡覺時,將搜集到的木材和易燃的植物
    堆滿遺跡中,並且細心澆上掠奪村莊時特意蒐集到的植物油並點火將整座遺跡化作一片火
    海,當火熊熊燃起後過了一會才有鼠人被灼熱刺激而從睡眠中清醒,並且發現牠們已經陷
    入了十分危險的狀態,周遭的一切全都被火焰染紅灼燒,逐漸稀薄的空氣和嗆人的高溫使
    鼠人們痛苦難耐,面對這種情況智商滴下的鼠人們瘋狂亂竄連鼠人族長也無法控制此時的
    情形。
    「啊啊啊有......有火!!好燙呀!!!嘶嘶」
    「這裡怎會有火,快出去呀前面的別擋路我咬你們!!嘶嘶」
    「入....入口.....入口都被堵住了是人類做的嗎?嘶嘶」
    在出入口都被我默默堵住的情況下高溫彌漫了整個遺跡,火焰啃食著木頭而遺跡中遍地
    生長富含油脂的爬藤植物和鼠人隨地製造與從不清理的乾枯糞便將所有的獵物和鼠人通通
    燒死。
    我站在因為火災使結構脆弱而逐漸崩塌的遺跡下,閉上眼感受從中傳出來的陣陣魔力進
    入體內使力量越來越強大,根據紅茶走前的計算我應該能成功進化,隨著體內魔力衝破了
    某種屏障從體內發出微弱的白光我整個身子都變形了,感覺比原本的鼠人身軀強壯許多,
    原本灰色骯髒的毛髮已經變成灰色帶點紅色的感覺,而且當我用力吐氣時會噴出微弱的火
    花來。
    名稱:叮噹
    種族:灰火鼠人
    低賤的灰鼠人中極少幸運領略到火焰帶來的魅力與力量的個體,使之踏上了追求元素力量
    的起點
    從灰鼠人進化成灰火鼠人後試驗了下,我好像掌握了一定程度的發火能力,能口噴火花
    和15秒內能扔擲出一顆火球的招式,比之前的鼠人還要強大了許多!
    至於我的人型半身也憑空穿了件像是用鼠人毛髮編織成的破爛袍子,我終於不用裸奔了!
    將意識切換過去發現也掌握了丟火球的能力,並且看系統訊息袍子原來是魔物用自身素材
    製造的伴生裝備,就算破損了也可以花費時間用自身的素材回復或加強。
    並且發現就算是在操控鼠人身體時,可也以命令人型半身做些簡單的事情例如挖巢穴和
    製作些簡單的道具,實際用起來還蠻方便的,這樣繁重的事情就可以由牠來完成。
    之後離開了被燒毀的遺跡,下個目標是要遠離這邊到其他地方建立我的巢穴,村莊的人
    看到遺跡燃燒產生的煙霧說不定會跑來探查,而且附近的村莊已經被掠奪過太多次導致防
    守的兵力也越來越多,還不如遠離這邊去遠方找些弱小的魔物重組族群再去掠奪其它村莊。
    在扔擲火球和自製的石標槍幫助下成功狩獵了一些較弱小的野獸來吃,通常我都會遠遠
    的先扔石頭試探,如果笨笨直接衝過來就扔火球將牠燒死如果逃跑就投擲標槍射殺,通常
    在魔物和人形的雙重火球下野狗這種等級獵物都能一擊狩獵成功。
    找了個遠離村莊的溪邊山壁打算開鑿個山洞當作據點,結果發現不管是人型還是魔物半
    身,沉重的稿子都揮動不了幾下於是只好作罷了...
    「這樣子來看之前的遺跡真的是很完美的巢穴....又隱蔽又寬大」感受到手臂的痠疼與
    眼前幾近完整的山壁我開始懷念起了那座遺跡,明明我原本只打算安安穩穩的在城鎮玩生
    活技能的,早知道創人物時就不要手賤了。
    不過變成鼠人也有一些好處,原本喜歡乾淨的我在骯髒的遺跡中竟然沒有太厭惡的感覺
    ,過了幾天全身髒兮兮的時候才發覺到的說。
    而且行動靈敏不會發出聲響與警戒能力也蠻強的,好幾次強悍魔物在附近遊蕩時還沒遇
    到,鬍鬚就不斷震動讓我感覺不對立刻躲起來好逃過了一劫。
    不過除此外鼠人好像就沒其它優點了,力量太小身體也沒肌肉軟趴趴的,好在附近幾乎
    沒遇到除了鼠人外的魔物,不過這遊戲不是主打抓寵物...魔物那麼少OK嗎?
    雖然身為魔物玩家的我這樣抱怨,不過魔物少對目前弱小的我還是不錯的,但還是希望
    可以遇到幾隻我能打的過的魔物,最好還是母的胸部大一點的,畢竟在遺跡時感覺被鼠群
    輪奸過的女人都很髒所以沒參加,但聽到她們不斷的嬌喘我鼠人的小棒棒還是會有感覺呀
    ,憋久了還是會想找個女人發洩下。
    而且單隻的鼠人根本就是放在盤子上的肥肉,所以我必須盡快繁殖出手下來,但魔物之
    間繁殖效率實在太低了除非是同種族才有正常的機率懷上,在遺跡觀察過懷孕的女人大約
    一週生產三隻而鼠人間的懷孕聽說要兩周才生的下來,所以我最好盡量要找落單的人類女
    人才行。
    經過幾小時的搜索終於發現了一顆巨大的樹木,這樹在這片森林中也的上算是神木級別
    的了,我想將之挖空應該也能有一般客廳的大小,對現在的我來說算是不錯的住處了,重
    點是相較於堅硬的岩石,這種木頭只要我將意識切換到人形後命令鼠人半身用牙齒刨就好
    了,而且系統選單有內建一些該種族的常用建築。
    在鼠人分身努力刨出房間時,我就在附近收集可以用的材料和食物,拜鼠人體質所賜只
    要不是太毒或太腐爛的東西都能吃下去,雖然太噁心的也可以用讓半身來吃來增加飽足感
    ,但我還是不太能接受.....為什麼都是玩遊戲別人是吃美食玩女人,而我則是在刨洞挖地
    瓜呢........
    甩了甩頭放棄想這些念頭不然也只是越想越是傷心,蒐集了足夠多的食物後返回大樹那
    ,發覺樹幹已經被掏空而且只能迂迴的進入裡面,從外部無法直接看到裡面的情形,看著
    巢穴心想真是體貼的系統呀,還是說這是鼠人設定中的本能呢?
    完事後繼續在四周搜尋目標是弱小的女人或母的魔物,不過今日的運氣不錯,在太陽快
    下山時發現到了一位美麗的獵物。
    一位棕色短髮的女人不知為何獨自走在這森林中,這裡已經距離人類的聚集地有一段不
    遠距離了,通常一般村民是不會獨自深入到那麼深的森林之中,不知這女人是為了什麼獨
    自深入呢,不帶同伴是對自己的身手有自信嗎?
    女人身上穿著亞麻織成的白色衣服外穿獸皮製成的外套,腰間配戴著一柄單手斧腳上套
    著皮革靴子,行動中不斷觀望四周有時停下腳步採集些草藥的物品進入背後的麻袋中,看
    起來不是玩家而是NPC的樣子。
    我躲在草叢中觀察那女人,猜想她或許是個藥劑師或是採藥的村民,袋子鼓鼓的看起來
    今天的收穫不錯,身上也沒見有血跡或許運氣很好都沒遭遇魔物或者其實這女人很厲害?
    雖然顧忌很多但實在不想放過任何捕獲女人的機會,今天錯過的話下次只能獨自接近村
    莊了,我想了想戰術決定命令人型半身先行繞路到女人後方,而我則是匍匐在估計女人等
    下會靠近採集的草叢內隱藏著。
    女人慢慢的搜索草叢採集草藥或植物果實,當接近我所潛伏的地方時趁著她翻開草叢的
    瞬間,我大力朝她噴出了一口續力已久的濃密火焰。
    「阿!!鼠人!為什麼鼠人會噴火!」尖叫後女人連忙拍熄身上燃起的火花,舉起了斧頭護
    在自己身上前。
    「女人~妳不覺得乖乖就範會比較好捏嗎?」我鑽出草叢雙手燃燒著火焰舉向女人威脅
    說「還是妳想再嚐嚐看我火焰的滋味?哈哈哈」
    「閉嘴骯髒的鼠人,區區一隻鼠人根本不足為懼!就算是一隻會噴火的鼠人但終究也只是
    鼠人而已!」女人大聲斥喝著一邊揮舞手上的斧頭,沉重的斧頭在空中畫出漂亮的軌線展示
    出女人的好身手。
    「不對....還有一半呢!?」女人突然發覺眼前魔物只有一半而緊戒的四處張望尋找,而
    這時我趁機扔出一團火球並且跳起撲向她。
    女人機警地反手就是一斧頭劈散了身前飛行的火球轉身就想逃走,不過此時人型半身已
    經從後方埋伏處出現並飛身突擊抱住她,當那女人訝異自己被困住後身上一閃飛出了一隻綠
    色手掌大小的鳥兒。
    「碧兒!使用風刃」倒下前女人對小鳥發出攻擊指令,話說那就是抓捕魔物變成的寵物嗎?
    小鳥在空中翅膀用力一扇,長度約一尺左右的空氣凝聚成像利刃般朝我襲擊而來,好在距
    離足夠我翻滾躲過這一擊,風刃從我身邊劃過都能感覺到我那處鼠毛都被削掉了好幾根,而
    風刃沒有停止直接切進樹叢將之切割形成一個完整的斷面。
    「風刃!風刃!風刃!」女人半身的懷中努力掙扎不停大喊喊叫,期待能夠翻盤。
    「媽呀!這風刃跟我的火球比差太多了吧!」話還沒說完迎面又飛來三道連續風刃........
    我旋轉!我跳躍!我捂著臉!險險的躲過了三連擊,好險只有在最後一道時被劃過我長長
    的鼻子流了一點血。
    「風刃!!!!!!!!」女人依舊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尖叫著,語氣中滲出深深的絕望。
    「主人抱歉碧兒魔力用完了....多加保重,希望下次還有機會看到您」小鳥化作閃光飛回
    了女人體內。
    「碧兒.....不!」女人絕望的尖叫後身體一鬆放棄了掙扎。
    我將掉落在地上的斧頭拾起在手上對著女人奸笑說「妳現在有兩種選擇1.乖乖被我綁起
    來帶回去2.繼續掙扎被我砍斷手腳帶回去」
    我很有愛心的提供了兩種選擇給這女人,聽完後她默默的點了下頭,然後被我用路邊的
    藤蔓將手腳捆住背回了大樹巢穴中,現在裏頭已經不是剛挖好時空空如也的樹洞,入口在
    樹幹上方一點被樹梢遮掩,我爬上去雖然不算困難但如果人類要上來就不是那麼容易,而
    且進入後還要轉個彎才能進入樹內並爬下進入樹底靠近地面的位子。
    將女人綁在巢穴後,我吩咐半身在附近挖出一道斜斜的通風口,以免讓女人和未來更多
    的奴隸缺氧喪命,並且白天時可以額外增加些照明。
    確認了下女人的手腳依舊牢牢的被捆住而無法動彈,那把單手斧頭也被我收在她拿不到
    的地方,收拾好後我開心的看著眼前躺在地上被我擺成大字型的女人。
    「喂!女人妳叫什麼名字?」我享受的搓捏女人的乳房詢問,手掌上傳來的觸感貌似她
    衣服底下並沒有穿胸罩的樣子。
    「名字對你有意義嗎?我叫什麼對你有影響嗎..反正你只是要我的肉體而已吧...骯髒
    的鼠人!」女人憤憤地說。
    「當然有呀~這樣子我才知道在等下再跨下尖叫的是誰呀,還是妳希望我叫你母畜一號
    這名字怎樣呀?剛好妳是我頭次單獨抓到的獵物也將是新生鼠群開始的第一隻母畜!!哈哈
    哈哈」我狂笑地將女人的外套脫下並解開亞麻色白衣上的鈕扣,讓胸部從中掙脫出來。
    女人的胸部雖然不大但蠻堅挺的,隨著我的不斷揉捏乳頭也漸漸挺立了起來,我跨坐在
    她身上將頭部埋入胸部中,伸出舌頭吸舔著女人身上不斷冒出的汗液與積累在乳溝中的汗
    水,經過剛剛的戰鬥越發濃厚的女性賀爾蒙深深刺激著我的鼻腔。
    「你...啊啊..你..你這..灰毛的畜牲..嗯啊住手!!恩~不要   ....停下.....」女人感到
    胸前發出陣陣酥癢不斷的掙扎,不過手腳卻牢牢的被藤蔓捆在地上,越來越大聲的嬌嚇讓
    我吸吮起來越發有快感。
    「想想妳一個母畜應該不需要衣服對吧?反正妳的衣服幾天後就穿不下啦呵呵」將手指
    併攏指甲化作鋒利的小刀,將女人身上的衣物慢慢的割破化成一塊塊碎布。
    經過我細心的切割後,一具赤裸肉體出現在我面前,辛勤工作而曬的微黑的肌膚和小巧
    一手可握的堅挺乳房,與有些微肌肉的腰身毫無遮掩展示在我面前。
    「哎呀呀!看看這是什麼!?有花邊的小褲褲呀,還是純白色的看起來不便宜吧」我唯
    一沒有切碎的就是女人身上這件純白小褲褲,我用手指輕柔的在上面來回劃動,享受她身
    體緊張而產生的抖動。
    將臉埋入女人雙腿間近距離的盯著那抹純白,伸出了細長的舌頭來回舔拭著,慢慢
    地~慢慢地~內褲漸漸變地透明潮濕滲出水來了。
    將她胯下最後一層阻礙撕破,緊閉的小穴在滲出的絲絲淫水下微微發光,我撥開兩片蜜
    肉仔細觀察讚嘆「真是粉嫩呀!運氣不錯還是個處女呀!第一次做愛的對象是你口中骯髒的
    老鼠感覺怎樣呀?蛤.....身體還是很誠實的,我能感覺到妳的身體做好懷孕的準備了哈哈
    哈哈」
    女人不發一語的閉起了雙眼,在我不斷撫摸刺激她身體時也將嘴唇牢牢的鎖住不發出一
    點聲音。
    「想將一切當作惡夢嗎?放棄吧這是現實呀呵呵,讓我繼續嘗嘗妳的味道吧」說完後我
    將舌頭深入小穴中,雖然肉壁還沒擴張過所以難以進入,不過靠著纖細的舌頭和不斷滲出
    的淫水中,我舌頭還是順利的鑽進肉尋穴中不斷觸摸著每一絲皺摺,沒前進多遠舌尖就感
    覺到碰到一層薄薄的阻礙。
    「妳知道我剛剛舔到到什麼嗎?妳的處女膜呀!沒想到我的舌頭可以進去那麼深呀!!用舌
    頭輕輕觸碰就流出那麼多的水.....感覺怎麼樣呀?舒服的話就叫出來吧」女人的下半身已
    經不受控制她意志控制做好了準備,不過她依舊緊咬牙關不發出一點聲音令我十分惱火。
    「哼...還真是有骨氣呀,那麼接下來看妳還能撐多久..」
    我轉而開始攻擊她的陰蒂,一邊舔一邊搓揉偶而用力地捏住拉起,在我的攻擊中胯下的
    女人漸漸開始不自主的微微顫抖肌膚上慢慢浮現櫻色,我吐出了一團口水到手掌上慢慢的
    塗抹搓揉女人全身,由鎖骨到胸部.上乳到下乳.越過小腹直到水流不只的的小蜜穴,將我
    的口水塗抹她全身。
    「你這下賤的魔物,竟然將你那骯髒的口...水塗抹在我身..上,等村莊的人發現我失蹤
    了一定會叫冒險者來搜查的....你死定了!!」感覺到渾身上下沾滿黏滑腥臭的液體,女人
    憤怒的大喊。
    「應該差不多該開始起作用了吧?」我低聲在她耳邊說。並不斷的按摩著女人的全身。
    「.......嗯...嗚...怎麼會...全身怎麼感覺....好癢....好熱啊.....你..你..對我做
    了什麼..?」突然全身發起止不住的酥癢伴隨著按摩體溫越來越高,女人覺得自己的身體能
    掌控的部位越來越少,發癢的部位渴望著某人或某物體的刺激撫摸。
    「魔物的體液對妳們來說有強烈的催情功能呀呵呵,不過不只是精液就算口水也是有效
    果的,但看來你好像不太清楚就是了,加上我還幫妳按摩加速皮膚吸收現在感覺怎樣,剛剛
    叫的可真好聽呀,在來叫個兩聲試試看哈哈哈」
    昏暗的樹幹中赤裸女人四肢被藤蔓捆綁固定在地上,骯髒的鼠人不斷肆意的用細長舌頭舔
    弄著女人的每一吋肌膚,而她也感覺到體內隱隱散生長出的慾望,皮膚上每個敏感的部位陣
    陣的刺痛伴隨鼠人舌頭每一次的舔弄,女人知道自己的理性正一點點的被剝奪走。
    她很清楚在這樣下去自己終究會沉淪成為魔物的生殖工具,就如那些曾經被擄走的女人一
    樣,她已經快被欲望焚燒殆盡只要這畜生加大刺激就會淪陷,而那骯髒的鼠人不知為何只專
    注的舔弄著她手腳,不知有意無意很小心的不去碰觸到敏感的乳房和已經蜜汁氾濫般的肉穴。
    (好熱呀...可惡這骯髒的鼠人竟然敢這樣對我...要不是偏離了原本地點迷路...好癢呀
    ...不對我要忍耐....只要村裡的人發現我沒回去...一定會請冒險者來搜尋的...越來越
    熱了..一定要忍耐住...好難受呀....為什麼這鼠人..只一直舔我的手腳呢....如果能舔..
    不對我怎麼能有這種想法..)女人已經因為用力咬緊牙根而或是因為剛剛自己的妄想而漲紅
    了臉,而鼠人不加以理會而是繼續的舔弄著,細心地一吋一吋清理她身上因發情而分泌出
    的每滴汗水。
    「感覺應該差不多了吧,如果大聲說出來或許我能讓妳輕鬆點呦,我剛剛才發現原來尾巴
    也能很好的操控呢」老鼠操縱著尾巴撫摸著女人的臉蛋。
    「看看你這小可憐....臉都紅成什麼樣了....要不我讓妳高潮一次吧?」鼠人假慈悲的說。
    「嗚嗚嗚....不...不要   ....不要在搔了.....要..要...要..去了...啊啊啊....去了.
    ...阿....」鼠人用握住女人的乳房獨斷搓揉,而尾巴則是輕微的不斷刺激陰蒂,猛烈的刺激
    下女人終於忍耐不住而高潮了。
    (好...好...舒服...竟然被一隻老鼠用到高潮了,感覺身體比剛剛舒服了一點....我..
    我一定...要忍耐..怎麼會....又...開始有..酥癢的感覺了....不!不要再舔了...我會再度變
    的更奇怪.....阿阿啊)
    看著泄了一地的女人,在高潮後意識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後,將臉別了過去咬緊著牙根
    想繼續抵抗,於是我又重新開始剛剛的步驟。
    「剛剛是不是很舒服?想要再來一次嗎?....不過你放心這次只要不求我,就不會再讓妳輕易
    高潮了哈哈...」說罷鼠人繼續開始剛剛舔弄女人全身的過程。
    (怎麼辦....身體又開始有感覺起來了...,好像比剛才還要來的快.....,牠都說我不
    要求的話就不會像剛剛那樣刺激我了,如果我如果繼續忍耐牠會玩膩放我走嗎?阿阿阿阿
    .....)就算女人想要繼續忍耐,不過比剛才更加紅潤的肌膚和不自覺想摩擦大腿內側的動
    作不但沒有舒緩女人的慾望,反而增加了身體追求不到快感而產生不耐和更加翻騰的慾望。
    (啊啊....快要...忍耐..不住了......一次..在一次..應該沒關係吧...?只要在高潮一
    次就可以....在...撐久一點..吧.....恩~啊啊)在越來越模糊的意識中女人不自覺地再度
    想到,最終依舊按耐不住那股慾火。
    「給我....」女人不甘心的低聲說。
    「啥?大聲一點我聽不到!」
    「我說...給我」女人害躁的稍微提高了點音量。
    「給妳什麼?不說清楚我怎知道呢?」
    「.........請....給我剛剛...的快感...拜託你..好癢.....全身...癢....受不了了.
    .幹我!!拜託你幹我吧....用你的肉棒插入我的體內不斷地進出操我幹我吧!!」女人像是
    拋棄了尊嚴一般嘴裡吐露出平時根本不會說出的話語,只為了祈求眼前全身長著毛的鼠頭
    怪物將牠的肉幫塞入自己體內
    「好吧!既然身為母畜寵物的妳都這樣苦苦哀求了,身為主人怎麼也得滿足妳不是?我就
    是人太好了」說完我停下調戲她的動作掏出了鼠人細長的鼠鞭,跟其他物種比起來鼠人好
    像都不粗的樣子。
    我在女人眼前上下套弄著鼠鞭重新打量著她,女人的眼神已經逐漸渙散嘴裡發出無意義的
    呻吟,不過我還是不太敢將鼠鞭塞入她的嘴內,或許是之前的抵抗讓我仍然懷有戒心吧。
    「我就大發慈悲的賞妳嚐嚐我的鼠鞭的厲害吧科科」蹲坐在女人胸口握著鼠鞭拍打在女人
    的臉上羞辱她,但依然有點害怕突然咬過來所以還是用一隻手壓制住她的頭。
    (那個是...怪物的....肉棒....那麼長..不...不要呀....會懷孕會生下小老鼠的....
    不...不...但好癢....洞裡好想有東西...啊啊....我快瘋了...)
    「不!!!不要!!放開我!!放開我!!我不要高潮了!放開我,好噁心啊移開呀!!不要....不..
    要拍打臉上..好噁心....呀..」像是知道接下要做什麼事,女人從發情狀態中暫時脫出大
    聲尖叫抵抗著。
    我不管胯下的女人在說啥反正剛剛已經調戲夠久了,我也是憋得很辛苦說,原本想先玩
    個乳交不過看到她這可憐的胸部想想還是放棄了...,調整好位子將鼠鞭對準已經濕答答的
    肉穴直接就插了進去,不過就算經過手指和舌頭的擴寬還是感覺十分緊實,不愧是處女的
    洞洞。
    「不...嗯嗯....不要...快拔出來....不要....嗯嗯」
    「剛剛是妳不要拔出來呀?那我就繼續了」
    「啊啊...我被老鼠...嗚嗚....嫁不出去了....阿阿..這...好...好痛....嗚嗚嗚嗚...
    放過我」
    「哈....好緊呦...妳還真的覺得妳還能回去嗎?妳的下半輩子都將在這邊....哈...生
    一堆....哼...老鼠寶寶...幫助我的鼠群擴大,不久後再去村莊將你的好友們都帶來....呼
    ..妳不會寂寞的....」我一邊努力地抽插一邊說道。
    「叫呀!你怎麼不叫!如果你叫的夠大聲搞不好救妳的人更快找到你呢哈哈哈哈」
    「嗯嗯嗯....啊啊...好長的東西....在我體內...嗯嗯.不斷出入呀..好爽呀....好爽呀
    ....幹我...繼續..」少女被一股股股的快感攻擊不斷的發出嬌喘,身體大力地抽蓄讓緊緊
    捆綁四肢的藤蔓發出陣陣崩裂的聲音。
    黑暗中一隻鼠人趴在了女人赤裸的身軀上,毛茸茸的軀體摩擦著她每寸肌膚給軀體的主
    人帶來陣陣的酥癢,骯髒的鼠人不斷挪動牠的小屁股將肉棒插入那不久前還是緊閉的處女
    小穴,而現在卻不過是個留著淫水和血絲正準備接受這魔物之中也屬於低等種族鼠人的骯
    髒精液。
    啊啊真是個緊繃的陰道呀,一寸寸的肉壁皺摺刺激我的肉棒想榨乾我都每一絲滴精液,
    當我的肉棒抵達最深處子宮口時甚至能感覺到子宮口的撫摸。
    (嗚嗚嗚.....能感覺到有股熱熱的物體進入體內了...嗚嗚...怎麼辦...好爽呀....不
    想要思考了.....再用力呀...好爽呀.....)經過了一段時間,樹裡只剩下鼠人和女人之間
    不間斷粗重的喘息聲,兩者已經化作了純粹的野獸只顧著重複相同的動作。
    「用力....幹我....幹我...用力....幹我....幹我...」
    「妳只不過是我的抓來的母畜而已,我要給妳播種了給我好好接著.....啊啊啊啊」
    「我...我...我也要去了啊啊啊啊.......懷孕了...寶寶...寶寶...」
    白濁的精液射入了女人的體內,伴隨著系統的提示我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經確定懷孕了,
    這樣再過幾天應該就會產下鼠人寶寶成為我的手下。
    「恭喜妳呀母畜一號!你確定懷下了鼠人的胎兒了,再過幾天就會產下健康的孩子了哈哈
    哈」我用手輕輕拍打著女人的小腹提醒著她。
    當晚........
    女人只是無神地盯著天花板口中不斷地重複著無意義的嬌淫,絲毫不在意身上四處亂摸
    和強暴她的鼠人,任由鼠人不斷將骯髒的精液射入體內或是身上又或者是口中,最後身上
    沒有一處不沾染上鼠人的氣味和精液,而來自村莊的救助在她腦海中早就放棄了,畢竟森
    林那麼大誰知道她在哪裡失蹤呢?就算被找到也不知是過多久的事了。
    過了陣子.....
    女人已經放棄計算究竟過了幾天,除了進食排泄外以外的時間都在重複同樣的動作,原
    本緊閉密合的肉穴早因不斷摩擦和生產變成黝黑而寬鬆,原本小巧可握的可愛乳房如今已
    經腫脹不堪乳頭,平滑結實的小腹早已經高高隆起成小山丘,渾身上下沾滿了黃褐色的穢
    物與白色乾硬的精液結晶。
    身旁悉悉簌簌的有數隻毛茸茸的正趴伏在她身上不斷擺動腰身,而原本束縛她手腳的道
    具早已經不需要了,因為身邊滿滿的鼠人就是最好的束縛,再重複不斷懷孕生產懷孕生產
    的狀態下,身邊已經滿滿都是她的孩子們,而手裡抱著的正是前幾天剛生下的小子,牠正
    在貪婪的吸吮乳汁,而她的大兒子正在一旁強姦新抓來的女人,依稀記得那應該是她在村
    莊中最好的朋友............不過那又怎麼樣呢?
    女人環顧著四周兒女成群這或許就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吧女人心想著...........
    「繼續幹我....給媽媽你們的精液呀...阿阿啊...寶貝你們的雞雞好強......幹我....」
    而屋外一隻披著斗篷的鼠人拿著木棍,蹲在地上畫著一個村莊的平面圖嘴裡喃喃自語
    「再過幾天族群夠大應該就可以冒險來次大大的狩獵了...   ...」
    第7章完
    ------------------------------------------------------------------------------
    寫個番外短篇@@有些不知道怎樣湊到故事裡的就用番外形式,大概都是用來介紹設定之類
    的